1hy001d_s.jpg

「妳啊,就是廢棄公主,妳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種『罪』,所以妳是非死不可啦。」

帕希菲卡,15歲,毒舌美少女一名,本來跟無血緣關係的哥哥姊姊過著幸福的日子,豈知突然父母過世、刺客追殺,還發現自己竟是預言裡會毀滅世界的廢棄公主?!
雖然與全國人民為敵,但好在還有怕麻煩但身手過人的夏儂哥哥,天生鈍感但魔法一流的拉蔻兒姊姊,一起展開一場追趕跑跳蹦的逃亡之旅……

廢棄公主的宿命是否可能改變?「兄妹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將如何發展?強烈推薦給喜歡笑料但又想被感動的奇幻讀者。

序章

嘶吼聲震撼聖堂。當時現場的人們應該都見識過了──真正的哀號並不像是人類的聲音,而是更貼近原始的響聲。猶如鮮血自喉嚨飛濺般的慘叫,是釋放超越人類痛苦與恐怖極限的破裂音。尖叫聲有五個,但只有一次。宛如唱和般,同一時間發出的哀號,在大廳裡拖著長長的尾音……將那種淒厲傳播至每個角落,再慢慢地消散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橫亙大廳的鬱悶寂靜。
誰也沒有動,誰也沒有開口。因為沒有人曉得發生何事,一切來得如此唐突。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人們不安的視線指向五扇白色門扉。
厚實的門板硬生生地隔開內外空間,門的另一端是五個一模一樣的小房間。房間裡沒有其他出口,沒有窗戶,甚至沒有通風口。只要把門關上,裡面就是完全的密室。
那裡面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還是五個房間同時發生。
門外的人們當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只能凝望門扉,等待結果出現。然而,甚至無法由外開啟的門扉,用象徵聖潔的純白,彈開人們滿腹狐疑的視線。
終於──
某種事物從底部──地板和門緣接縫處緩緩散開,人們登時倒抽一口涼氣。
深紅色。
鮮豔中帶著黑暗深淵的色彩,在堅硬的地板上無聲擴散。因為濡濕石板的液體量多到令人無法想像,人們甚至無法立刻理解那便是血液。
倘若每扇門湧出的鮮血全都來自同一個人,那麼多的量顯然是絕望的象徵。
死亡──人們腦海閃過一個極為單純模糊的概念。
然後,在啞然無語的人們注視下,五扇門開啟。開門時間也像事先約定般地分秒不差。與其說不自然,不如說讓人以為那是某種惡作劇。
五個黑暗狹窄的小房間呈現眼前。
五個小房間裡……分別倒臥著五個紅色男人。
眼、耳、鼻、口,甚至是全身毛孔──從所有孔洞汩汩流出的鮮血染紅全身。原本的白色服裝被熱血染成紅色,緊緊黏附在皮膚上。那景象過於慘絕人寰,一點現實感也沒有。
即使他們已經死了也不奇怪。
可是,他們卻奇蹟似的仍在呼吸。
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開始移動。動作極度緩慢,若不仔細觀察便無法察覺,但他們確實在移動,掙扎著從小房間裡爬出。
緩慢地、緩慢地、緩慢……
四肢應該再也不堪使用了吧?男人們猶如被擰斷手腳的蟲,不斷地擺動軀體,悲慘、遲緩地在地上蠕動。
可是,排坐大廳的人群卻沒有任何動作。連「衝過去扶起他們」那種天經地義的想法都已凍結,戰慄深深刺進眾人胸膛。
因為男人們臉上的表情實在過於悽慘了。
不知他們分別在五個房間裡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沒有人知道。不過應該也沒有人想知道吧?一旦知道了,便再也無法安穩地度過長夜──男人們的表情彷彿如此宣言。假使觸碰他們身體,說不定那種恐怖會像傳染病一樣傳給自己──人們內心甚至出現那種愚昧妄想。
眾人文風不動、漠然無情地注視……男人們宛如蛞蝓,在地上扭動軀體,拖著長長的紅痕來到大廳中央。
一邊口吐血塊,一邊說道:
「眾人……靜……聽……」
「嘔……靜……聽……」
儘管白眼上翻,男人們的喉嚨仍舊斷續發聲。或許早已沒有意識……彷若意欲擠出所剩無幾的生命,男人們發出聲息,一字一句伴隨嘔血。
「神諭……」
「已……降下……」
人群之間首次出現騷動。
「以我等主神……瑪烏傑魯……之名……」
「我等……在此……宣告……第五一一一……神諭……」
神諭,神的話語。
那是無庸置疑的絕對真理,讓肉身人類得以一窺渺茫未來的奇蹟,那也正是眾人齊聚於此的目的。
「……女嬰……」
「……應……」
睜開早已無法對焦的眼,殉道者們時斷時續,如同歌唱般地開始講述。異口同聲的五張嘴裡,流洩出斬釘截鐵的異樣話語。
那果然是很符合奇蹟之名的一幅光景吧。
然而──
「……命運之……」
「……劇毒……」
隨著話語的累積,人們的表情也逐漸僵硬。超乎預料的內容讓人們陷入驚愕與困惑,內心遭受另一波恐怖的侵襲,他們從片斷得知男人們的見聞。
終於──
男人們吐出最後一句話,就此陷入沉默。
永遠地沉默了。
死者當然無法言語,只剩下人們眼前沉重的事實。
面對鮮血枯涸的五具乾屍,以及甚至無從追究責任所在的不祥事實,人們除了驚慌,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時間是大陸曆五一一一年。
這起事件日後成為萊邦王國王室與瑪烏傑魯教會的「禁忌」,嚴禁對外公開……事件紀錄不到半個月即被竄改,第五一一一回「聖葛林德神諭」就此劃下句點。

**********

少女在林間悄悄行進。
連草木都已沉睡的深夜,少女只能依賴樹梢間的微弱月光。經過長時間的步行,眼睛已適應了黑暗,但即使突然被樹枝或亂石絆倒都不足為奇,因為夜晚的森林,原本就不是人類應涉足的場所。
然而,少女甚至沒有點燈,只是一味前行。宛如怕被他人發現,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不停疾步前進。
少女的臉上寫滿不安與焦慮,明顯看得出她想盡快結束這趟行程的心情。倘若沒有跌倒之虞,她可能早已拔腿狂奔。
少女臂彎中緊抱著一個包袱,似乎是非常要緊的東西。雖然環繞包袱的手臂很輕柔,但攫住布端的指節卻因過度用力而泛白。
終於──
草木圍成的巨牆倏然消失,眼前一片開闊。
沁涼的水氣混著花草芳香,少女抵達小湖湖畔。
湖面上月光粼粼,朦朧映照四周。那是一幅美麗奇幻的景致,但少女卻連欣賞的時間也沒有。
「……凱洛兒大人。」
少女祈禱般地輕喚,琥珀色的瞳孔焦急地四下張望。
她似乎跟某人約好在此碰面,但湖畔只見少女的孤單身影,稚氣未脫的臉龐越顯不安。
「凱洛兒大人……凱洛兒大?!」
急欲驅走不安似的連聲呼喚,背後冷不防伸出一隻手,摀住她的櫻唇,少女立時陷入驚恐……
「別出聲!」
低沉而穩重的聲音命令道。
「唔?」
就在此時,少女眼前的虛空開始搖晃。
部分風景猝然軟綿綿地歪曲起皺,就像在畫布上劃過一刀,從中撕開一般。歪曲徐徐朝周圍擴散、消失,然後……風景縫隙中產生的空間,凝結成一名纖纖女子。
女子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長衣,長長的銀髮編成麻花辮。年紀約莫二十五、六歲吧?有一種令旁觀者不禁為之肅然的高貴氣質與知性美,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但沉穩的態度顯示她已是成熟大人。
女子用紅寶石般的瞳仁靜靜凝視少女。
摀住少女嘴巴的手掌一鬆。
「凱洛兒大人……」
少女低喃回頭。
一名高大男子閉著單眼對她一笑。
男子身穿多功能型硬革鎧,腰上插著一把罕見的單刃刀──通曉各種兵法者稱之為「太刀」的一種長刀。
男子年紀約莫三十出頭。黑髮黑眼,五官分明,但給人一種粗獷凶惡的印象,應該是夜路上最不想遇到的臉孔類型吧。
不過,頑童般在暗夜閃爍的眼珠緩和了那種印象,教人沒來由地喜歡上他。
「……玉馬大人。」
少女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啦,克蕾爾。嚇到妳了?」
被稱為凱洛兒的女子用孩童般的口吻說完,走近少女。
「是、是呀……心臟都差點要蹦出來了呢!」
少女驚魂未甫地撫著胸口點頭。看來這對男女剛才用了幻影系的魔法隱身。
「辛苦妳啦!」
女子溫柔輕撫少女的頭,從她手裡接過包袱,朝裡頭一看,露出單純的笑靨。
「真可愛。」
「是嗎?」
被稱為玉馬的男子也探頭望向包袱。
「喔,真的呢……叫什麼名字?」
「……沒有名字。」
少女的聲音透著陰霾。
「是嗎?」
男子嘆了一口氣,眼光轉向森林另一頭──少女一路走來的方向。樹梢後方的夜空掛著一輪明月,以及一棟像是要跟它一爭長短的銳利巨影。
即便身處林間,亦可穿越樹梢望見那幢巨大的建築……從它異常宏偉的外觀也可窺知其主人之權勢。真要說來,這片廣大的森林也不過是那幢建築的附屬品而已。
「接來下就交給我們,妳快點回去比較好。」
少女對女子順從點頭,男女悄然邁步離去。
少女對兩人背影說道:「有……有話要傳達給您。」
兩人同時停步,但只有男子回頭。女子──宛若拒絕接受那些話,倔強地注視前方。
「『萬事拜託』。」
沒有答覆。
只有男子默然頷首。
少女深深一鞠躬,旋即轉身朝來時路離去。男子交互眺望少女和女子的背影,忍不住又是一聲嘆息。
「妳就不能原諒她嗎?」
「當然不能。」女子的聲音細若蚊蚋。「想不到她竟如此冷漠。」
彷彿被人出賣的悲鳴。
「她有她的立場,先別妄下論斷。她既然會冒著生命危險把這孩子託付給妳,也是出於對這孩子的愛,是吧?」
「如果我……」女子忽然緊咬下唇。「如果我知道有人要殺害夏儂跟拉蔻兒,一定不顧一切跟他們拚了……用我這雙手。」
「不是每個人都像妳這麼堅強。」
「我也不是那麼堅強啊!你也不是,人類都很脆弱,既可悲,又可憐。可是,就是因為……就是因為這樣……」
女子的話語中斷。
男子伸手環住低聲飲泣的女子,推著她向前走,女子彷彿任由他推著前進……但過了一會兒,她又撒嬌地倚著男子的肩,湊近他的臉頰說道:
「我們……得給她取個名字。」
「是啊。」
男子微微側頭,儘管他也同意,不過取名看來並非他的專長。
「最好是受大家喜愛的名字。」
「唔……嗯……」男子頸部左搖右晃,冥思苦索。「我還是搞不太懂怎樣的名字叫奇怪,怎樣的名字叫普通哪。」
男子說話帶有一種異國腔調,女子輕睇男子一眼。
「話說回來,你第一次聽到我的名字時,好像還大大嘲笑了一番嘛。」
「都跟妳說了我那時沒惡意嘛,而且妳自己不是也說我的名字很『詭異』嗎?」
「我那時還是小孩子,可以被原諒的喲。」
「……反正我就是對小自己十歲的小朋友出手的壞蛋啦!」
男子鬧脾氣般地將頭扭向一旁,女子笑著補上一句:
「不過,這次我們倆都變成大壞蛋了。」
「妳是指誘拐犯,還是……」
女子苦笑聳肩,她自己可能也不太明白吧。
「嗯,這件事也不急,名字再慢慢想吧,畢竟這孩子的人生才剛開始呢。」
如此說完,女子對著包袱裡……酣夢中的嬰兒微笑。
男子也滿足地頷首。
「說得也是。」
兩人舉步離去。
步履雖然寂靜,但卻顯示出兩人堅定的意志。
常理、地位、名譽、自己的過去──向那些從背後睥睨他們的羈絆告別的意志。

******

就這樣,奇妙物語在此暫時落幕。
直到十四年之後,這些片斷的神祕事件再度被揭露為止……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日本亞馬遜網站評價

  • 雙胞胎夏儂、拉蔻兒,再上與兩人毫無血緣關係的妹妹帕希菲卡。她被稱為「毀滅世界的劇毒」,也就是「廢棄公主」。因此,眾人都要她死。夏儂與拉蔻兒決定誓死守護妹妹,三人開始踏上未知旅程……
    乍看下像是老掉牙的奇幻小說模式,內容也是關於劍與魔法的世界。作品中大量援用北歐神話的魔法,而「把世界如何如何」這種揹負悲劇命運的主角也是常見的情節。
    可是――如何在這種普遍至極的設定中發掘全新的趣味,就得看作者的功力囉。故事角色詼諧中亦不失深度,關於武器和魔法的詳細描寫也是本書的一大魅力。
    一句話,《廢棄公主》好看啦!
    <a href='http://www.amazon.co.jp/exec/obidos/ASIN/4829128739/ref=pd_sim_dp_3/249-8892213-3348318' rel='nofollow'>http://www.amazon.co.jp/exec/obidos/ASIN/4829128739/ref=pd_sim_dp_3/249-8892213-3348318</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