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341293.jpg

達斯特賓大陸的夏季很短。

就連對燒灼肌膚的強烈陽光感到不悅的少女們,都不禁懷念起這種熾熱豔陽。

日曆上的四季平均各有一年的時間,可是真正稱為夏季的期間,其實只有短短兩個月。夏季是充滿生命力的季節,不過跟漫長的冬季相比,夏日實在太過短暫、虛無。

殘夏一溜煙奔離,冬季前奏的秋季腼腆到來。迎接與夏季同樣短暫的收穫季節,人類和野獸開始為即將來到的寒冬進行準備。

如此的秋季某日。

「唔……喵。」

利用停靠在大道旁的旅行馬車車廂一側撐起的簡易式帳篷。

一名少女在篷內沉睡。

工整的五官十分討人喜歡,稱她可愛……應該也不會有人反對;話說回來,她那有些稚氣未脫的容貌,要稱她明豔,或許還言之過早。

「唔喵……」

少女在毛毯下一個翻身,金色長髮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擺盪。

帕希菲卡‧卡蘇魯。

這是少女的名字。

既沒有狂妄的由來,也沒有隱喻的含意。取名的雙親只是希望她就如這名字般――受大家喜愛。

然而,這樣的願望也無法如願,某些人們使用另一個名字稱呼她。

對萊邦王室的歷史來說,有如最大汙點的另一個名字。

總之就是――「廢棄公主」。

昔日在瑪烏傑魯教聖地――聖葛林德所下達的神諭,斷言她是「毀滅世界的劇毒」,本應被暗中除的萊邦王國第一公主。

其存在猶如禁忌,自所有官方紀錄刪除,為了守護世界的未來和王室的顏面這種大義,慘遭各路人馬追殺的薄命公主。

這就是她……

「喵……」

——原本應是如此。

不顧身分地嘴巴半張,呼嚕呼嚕發出陣陣鼾聲的帕希菲卡,那副模樣完~~全看不出這種悲慘的背景。要是讓雙眼滿布血絲,苦思暗殺大計的王室成員看見,搞不好會當場虛脫。

話說回來——

「唔喵……」

原本早睡早起的她,之所以過了平時的起床時間仍未起床,是因為昨天深夜被惡夢驚醒了好幾次。

不論多麼積極面對人生,努力將藏入豁達的庇蔭裡,苦惱有時仍會化為這種型態爆發。驚醒哭泣、睡著、再被惡夢嚇醒……這種事一旦不停反覆,不但會睡眠不足,也會累積疲勞。她此刻的睡臉是歷經這種時間才終於取得的安寧――知道這件事的也只有她的哥哥姊姊。

這些暫且不提。

「嗯嗯……唔?」

帕希菲卡翻身。

某種東西啪啪輕拍額頭的觸感介入她的睡眠,而且……不知拍打她的是什麼東西?額頭上殘留著某種黏膩的濕潤感。

可是……

「唔喵,嗯~~」

接著是啪啪拍打臉頰的觸感。

而且照樣是濕淋淋的感覺。

雖然不會痛,可是很煩人。

接著又是啪啪兩下。

然後再來啪啪兩下。

繼續又是啪啪兩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嗚……」

帕希菲卡一開始輸給睡意,打算來個相應不理……可是對這種固執反覆的睡眠妨礙行為,她終究無法繼續假寐。

「夏儂哥……今天早上就……再讓我睡一下嘛……」

嘴裡含著魯蛋似的如此咕噥……她終於睜開藍眸望向眼前的人影。

那有如笑話般的嬌小身影。

「啊噗。」

……啪啪,啪啦。

玩具般短小的手掌,沾滿唾液拍打她的臉頰。

「……咦?」

帕希菲卡昏昏沉沉地眨眼。

彷彿在催促她「快起床」,小手固執地拍打帕希菲卡的臉頰,唾液不停滴下。

「啊噗,噗噗。」

「…………」

因深沉睡意停頓的頭腦慢慢開始運轉,帕希菲卡呆滯地注視眼前的人影一陣子……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噗,啊噗啊噗!」

「這這這這這……這是什麼?」

或許覺得驚叫著向後飛躍的帕希菲卡很有趣,這名可惡的睡眠搗亂者開心地咯咯大笑。

小小的人影。

非常短小的四肢,相較之下異常碩大的頭部,彷彿沒在思考任何事的眼,閉不上的鬆弛唇間淌流的唾液。

「小、小貝、小貝小貝、小貝比比比……」

沒錯。

這正是――看來出生未滿一歲的嬰兒。

 

**********

 

「妳起來了呀。」

將臉孔從蓋子開始咕咚咕咚震動的熱水瓶抬起,這名黑衣女子輕喚。

大約年過二十的美麗女性。

令人印象深刻的漆黑長髮和水汪汪的黑眸,她的樣貌裡既有成年女性的成熟,亦殘留某種小女孩般的嬌憨。

特別是慵懶無比的表情,讓人感受到某種兒童特有,不知人間疾苦的單純和天真。

拉蔻兒‧卡蘇魯。

若說這名女子是熟稔多種軍用魔法的超一流魔導士,恐怕會有人嗤之以鼻。

而且她和雙胞胎弟弟還是所謂的「守護者」(Guardian),一起打敗狙擊妹妹帕希菲卡‧卡蘇魯的眾多敵人……就算本人親口這麼說,大概也有人無法置信,不如說她是某處的賣花姑娘還比較有說服力。

她就是這樣的女子。

「拉、拉蔻兒姊……!」

唰一聲掀開帳篷簾幕鑽出頭來的,不用說就是帕希菲卡。她手腳並用地爬到拉蔻兒身旁,接著不顧一切大聲嚷嚷。

「那、那是什麼啦?為什麼有那種――

「啊噗。」

「啊啊,出來啦!」

手足無措的帕希菲卡,猶如目睹怪物從洞窟深處爬出。冷靜一想,這根本沒必要慌張,也不用鼓譟……但或許是相當震驚,她完全心神大亂。

「啊,那個……!那個小貝比……」

嬰兒似乎還沒學會爬行,剛爬出帳篷就砰咚一聲跌倒,手腳亂動。

好不容易長齊的麻色髮絲,以及骨碌碌轉動的茶色眼珠,乍看下沒有任何明顯特徵,是非常普通的嬰兒。

「帕希菲卡……」拉蔻兒一如平時的慵懶表情裡,增添了一丁點的訝異之色,交互看著妹妹和嬰兒。「喔?是這樣嗎?還一直認為妳是小孩子――

「……嗄?」一時無法理解姊姊感觸良多的台詞,帕希菲卡用力眨眼。

「如果爸爸媽媽尚在人世,一定會很高興的……啊啊,爸爸、媽媽,看哪,你們的第一個孫子呢。」拉蔻兒將凝望遙遠彼方的恍惚眼神對著秋日天空說道。

……不過,說不定只是單純失焦。

「咦?不,那個……孫子?」

「那……孩子的爹是誰?」

「呃……那個,孩子的爹……?」

「啊,雷歐?嗯,最近的小朋友一臉正經,沒想到這麼早熟呢――

「不是……重點不是這個啦!」

「不是跟雷歐生的?那究竟是――

「所~~以~~說~~」

「說得也是,這種事不是重點。可愛妹妹生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就算不知道孩子的爹是何方神聖,也一定要讓這孩子幸福――

「拉蔻兒姊~~!」帕希菲卡揪住擺出祈禱姿勢感慨萬千的姊姊的衣領,前後搖晃。「就說不是這樣啦!」

「不是什麼?」

「所以說!那不是我的小孩!基本上我的肚子也沒大過,要怎麼生嘛!」

拉蔻兒一時側頭……以極度認真的神情凝視妹妹。

「帕希菲卡……這樣說自己忍痛生下的孩子,很殘酷喔。」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呀~~~~!」

帕希菲卡以最大音量吼完,咻一聲全身虛脫地鬆開姊姊的衣領。

「那玩笑就到此結束吧?」

「…………」

拉蔻兒笑盈盈地看著妹妹舉起顫抖不已的拳頭說:「其實呀,這是夏儂――

姊姊如此一講,帕希菲卡才發現。

這麼說來,拉蔻兒的雙胞胎弟弟不見人影。帕希菲卡猛然大悟似的表情,指著嬰兒道:「――他生的?

「我想男人是沒辦法生孩子的。」

「要不然,就是分裂出來的?」

「……那應該更不可能吧……」

姊姊的回答讓帕希菲卡忽然頭一歪。

「可是夏儂哥不就是從拉蔻兒姊分裂繁殖的嗎?」

「這是誰說的?」

「爸爸。」帕希菲卡不假思索地回答。

拉蔻兒頓時陷入沉思……接著像是在想像什麼,一臉陶然地說:「……這樣也很美妙呢。」

「因為有點可怕,我就不追問妳是什麼東西如何美妙了……說正經的,這孩子是怎麼回事?」

「這是夏儂撿回來的喔。」

拉蔻兒一靠近嬰兒,就以異常熟練的動作輕鬆抱起那嬌小的身軀。大概是不怕生的孩子,嬰兒發出開心的叫聲。

「跟他換班守夜之前,我啟動了『樂園』(Asgard)……」拉蔻兒看著綿延在主要幹道旁的大片森林說:「結果發生反應喔,一名成年女性和嬰兒。」

「咦?這麼說――

「母親的話……」介入兩人對話的聲音無精打采,不過這也不是只有今天如此。「……可惜遲了一步。」

「夏儂哥?」

從馬車後方現身的聲音主人,高挑的身軀罩著一襲黑外套,正是獨自擊退三隻巨型鹹水鱷的青年。

「啊,你回來啦。」

拉蔻兒嫣然一笑。青年――拉蔻兒的雙胞胎弟弟夏儂‧卡蘇魯,猶如歐吉桑似的轉動肩膀說:「嗯啊――肩膀好。拉蔻兒……抱歉,替我泡杯茶。」

「好好好,那這孩子就拜託你了。」拉蔻兒讓夏儂抱好嬰兒,將熱水瓶移開火堆。

「遲了一步是指……?」

帕希菲卡忍不住問道——然而瞥見夏儂衣服上的髒汙和扛在肩上的鋤頭,馬上醒悟了狀況。夏儂大概也察覺到她的變化,輕輕聳肩,並未出聲回答。這種答案親耳聽了也不會高興才對。

「所以這孩子是……」

孤兒――帕希菲卡硬生生地嚥下這個字眼。嬰兒當然不可能明白,但她還是說不出口。

失去應該伴隨在旁的某個人。

比任何事都嚴重的失去――這嬰兒還不曉得這個事實。

「原來如此……」帕希菲卡神色複雜地凝視夏儂懷裡的嬰兒,那既非憐憫,亦非哀傷。「真是糟糕呢……」

與其說她在對拉蔻兒或夏儂說話,帕希菲卡的語氣倒像是直接跟嬰兒交談。

「茶好囉,因為怕灑出來危險,我稍微放涼了。」

「嗯……」

接過拉蔻兒倒滿紅茶的杯子,夏儂俐落地一手抱著嬰兒,另一隻手喝茶。

「話說回來,夏儂哥。」

「……什麼事?」

抱著嬰兒喝茶――帕希菲卡覺得夏儂的這個動作格外純熟,忍不住頭一歪。

「也許是我多心,夏儂哥好像很熟練耶?該不會外面有什麼私生子吧?」

「有的話還得了?基本上,妳以為是誰害我熟練的?

「……嗄?」

「因為老媽身體不好,我跟拉蔻兒經常照顧妳啦。老爸原本就不擅長這種事嘛,顧沒兩下就好像快摔下來,讓他帶小孩實在太危險了。」

「……啊,原來如此……」帕希菲卡臉上浮現感慨之色。

義母凱洛兒‧卡蘇魯在帕希菲卡四歲左右病故,她對義母並未殘留清晰的記憶……不過,她好像依稀記得義母經常躺在床上。

「……怎麼?」

「沒什麼。」

或許是感到她的視線,夏儂抬頭相詢,但帕希菲卡只是微笑搖頭。

抱著嬰兒的哥哥,坐在一旁的姊姊。

越過兩人身影……她彷彿看見代替體弱多病的母親和笨拙的父親,照顧嬰兒的少年少女。

「對了,是男生?女生?」

「女生。」夏儂立刻回答。

「……你確定過了?」

妹妹微微瞇眼射來尖銳的目光,夏儂還以一個不耐煩的視線說:

「話說在前頭,這種東西我早就看慣了。」

「真……真的嗎?」

「妳以為我替妳換過多少次尿布?」

「你……!」

帕希菲卡忍不住要開口叫了起來……可是似乎想起了什麼,滿臉通紅地陷入沉默。

片刻的煩悶後,她終於……以細若蚊蚋的聲音說:「這、這倒也是。」

話說回來……即使在懂事以後,她也跟哥哥一起洗過好幾次澡。要說看慣的話,或許誠如他所言;然而,被別人毫不害羞、緊張,堂而皇之地斷言「早就看慣了」……總覺得有些屈辱。

「她叫梅菲麗亞。

「喔,小梅呀。

她重整情緒注視嬰兒。

嬰兒用力睜開小眼回望帕希菲卡。對出生未滿一年的生命來說,眼裡映照的一切都充滿驚奇,令她感動萬分。

「……不過該怎麼辦才好啊?」夏儂放下茶杯,以指尖逗弄梅菲麗亞,同時嘆了一口氣。「再怎麼說,我們也不可能帶著小嬰兒一起旅行。」

「……咦?」帕希菲卡眨眼。

「不但危險,也沒這種閒工夫。」

「啊……可是――

「妳……」夏儂瞇眼瞅著帕希菲卡。「該不會是想留下來自己養吧?」

「不,這個……呃……」帕希菲卡伸指搔著臉頰。

看樣子是有想過一點點。夏儂愕然望著嬉皮笑臉裝迷糊的妹妹……接著轉向拉蔻兒。

「我看,就請附近的……村子或小鎮收留她吧?」

「嗯……這應該算是妥當吧?」

夏儂說完,躍上馬車駕駛座,抽出放在腳邊抽屜裡的地圖。

那是萊邦國土管理院發行的地圖,有時會漏載小型村落……不過至少散布於主要幹道沿線的村莊和城鎮的相關情報,記載得相當詳盡。不僅是夏儂他們,亦是王國邊境旅行者的必需品。

「嗯……繼續沿著大道走,就會抵達貝盧拿德里鎮。那是黑格蘭公爵家的直轄領地,好像是頗大的城鎮,在那裡尋找孤兒院之類的設施就可以了吧?」

「夏儂哥,可是這樣子有點――」帕希菲卡從旁盯著地圖說。

「是有一段距離。照平時的前進速度,差不多要花上四天嗎?哎,反正這陣子本來就打算到那附近,也不算是繞遠路――」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不然呢?」夏儂皺眉回顧妹妹。

「這段期間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餵奶。」

「…………」

夏儂悶不吭聲盯著天空半晌……接著面無表情地重新轉向帕希菲卡,砰的一聲用雙手按住妹妹的肩膀。

「……加油。」

「我哪可能擠得出奶啊!」

帕希菲卡的咆哮聲響徹在秋季的主要幹道上。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輕小說!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米卡電氣獸

  • 哎呀~~
    上星期陷入奇怪的事件當中,忙得天昏地暗,
    至於是什麼事件……涉及業務機密,不可說、不可說!
    只是這星期六日頂著陣陣的偏頭痛,還得加班(偏頭痛讓我深刻感受到年華逝去一事啊)
    強撐病體,現在才能爬上來PO試閱,Sorry啦,
    以後米卡會繼續維持一星期一PO的承諾滴~~

    ***********
    對於這本書,我印象深刻的是:帕希菲卡說不定很適合當媽媽呢!
    而且看到當「媽媽」的帕希菲卡,
    夏儂似乎也若有所思(讓人不禁期待起他們倆的未來^^)
    總之,不能洩漏太多,
    趕快買來看吧!
  • 阿嗣

  • 辛苦了~~~!! 要保重身體
  • 木

  • 啊啊啊啊啊!!終於等到了~~~~!!!

    米卡緊記保重身體喔,在下最近也步入感冒的行列了……
  • 語羽(雨語)

  • 喔喔喔 終於廢7快出版了呀 不過 讓帕希菲卡當媽媽的想法
    不知為何讓我感到背脊發涼耶 哈 我了解了 原來是帕希菲卡
    他那尚未完全收斂的野性吧 讓我對於由她養育出來的孩子的未
    來感到堪憂
    好久不見了呢 米卡大也要保重身體 要不然我們的廢棄可就
    危險了呢 (繼續潛水去
  • victor

  • 讓你的朋友能隨時隨地用手機訪問你的部落格

    1.只要輸入你部落格的rss網址
    2.和半分鐘時間

    便可以完成
    <a href="http://www.moslike.com">相關網址</a>
  • 終極大睡魔

  • 嗯~~~那,米卡大姐,在下甚麼時候可以在書店看到實體書?

    超級期待的.......帕希菲卡和夏儂的搞笑雙簧XD

    堪稱此書的一大笑點
  • 米卡電氣獸

  • 嗯嗯,這本書應該現在在書店裡就看得到囉,
    買買看吧~~

    今天的頭~~依‧舊‧痛,
    逼得米卡我拿出手巾將頭箍住→把手巾扯緊時真的有暫時止痛的效果喔!
    下次誰頭痛時不妨試試。

    …………………
    這次本書的搞笑雙簧可能換人囉,呵呵
    我很喜歡這次出場的殺手二人組,看完的人要記得跟我討論一下~~
  • 阿嗣

  • 廢七真是充滿了溫馨、爆炸以及小史比(???)。

    原來小時候的夏儂還蠻可愛的>///
  • 阿嗣

  • 廢七真是充滿了溫馨、爆炸以及小史比(???)。

    原來小時候的夏儂還蠻可愛的>///
  • 阿嗣

  • 原來小時候的夏儂還蠻可愛的>///
  • 阿嗣

  • 唔.....打了一大堆都不見了Q口Q
  • 阿嗣

  • 原來小時候的夏儂還挺可愛的,實在是很難想像後來他會變成年輕倦怠型老人。不過在看了他跟帕希菲卡的打情罵俏(?)之後,就覺得其實他還蠻適合當爸爸的XDXD
    帕希菲卡不只胸部小、毒舌,沒想到她的內心竟然也如此的惡毒。對那可憐的傭兵下手可是一點也不留情,這種刑求手段實在是太痛苦了。不招都不行。
    本集拉蔻兒的小史比軍團可以說正式的成立了。我則是開始懷疑她是否真的想要打倒敵人,還是純粹想看小史比作戰的英姿。想當然,敵人再看到小史比軍團的那一剎那,精神上受到的衝擊有多大了。(笑)
  • 阿嗣

  • 這BLOG會吃文啊......
    連打四篇,結果四篇都不見(泣)
  • MIT

  • 那個....老問題.......請問賽菲有出場嗎?
  • 終極大睡魔

  • 今天,啃完了第七集。

    結論是......只要有卡蘇魯一家在,不論何時何地都會有笑點,不論何時都會有倒楣的傢伙成為笑點的材料XD

    倒楣的傢伙可以是毫不相關的路人,同伴或是敵人,總而言之,只要與卡蘇魯扯上關係,你!就會成為笑點的一部份(爆)。

    證據就是特務戰技兵克里斯,只不過暗殺帕希菲卡兩次失敗,就有兩位女孩寄信給他,而且還被他的上司ㄧ字不漏的抄在傳閱板上供隊友傳閱,從此成為故事固定笑點XD

    至於夏儂爲何成為年輕倦怠型老人,或許,是因為有個豪放不拘小節的老爸,有個堪稱魔法天才卻又少根筋的大姐,以及有個超級任的九連環妹妹........

    在這三位家人的磨鍊(或許說是折磨?)下,才會從可愛正太變成年輕倦怠型老人吧!

    尤其是他的兩位女性家人,完全沒有成為好太太的能力XD
  • 米卡電氣獸

  • 首先,阿嗣,在米卡連續三次、在不同時間甚至不同日期,試圖刪除你bug的回應,卻都導致電腦當機後,米卡決定,讓你發那麼多篇是天意,救降吧~~

    再來,Mit,賽菲這集沒出場喔,我也覺得有點小可惜。

    不過呀,這集有超可愛的小史比軍團成立,我超愛的啦啦隊殺手(看過的人應該知道米卡的意思吧),還有一張我非常愛的黑白插畫(猜得到是哪一張嗎?)
    他們的確是走到哪,都有把別人變成笑料的能力,
    我們家的阿尼編因此粉羨慕我,
    因為她編的書大部分是痛徹心扉型的歐美奇幻~~
    而廢棄公主明明故事架構看來應該很悲慘才對,卻很好笑。
    P.S不過另一個編輯說,看廢棄公主卡通後面時哭了出來,
    米卡還沒看到那呀~~可惜,卡通進度得趕快追了。
  • 米卡電氣獸

  • 在書上P.49寫的是「帕希菲卡揪住擺出祈禱姿勢,感慨萬千的姊姊的衣領,前後搖晃」,
    有「揪住」「衣領」,沒有漏掉,不知大人物說的是不是這個???

    至於遊戲的相關資料,就是上次放在新品介紹裡的TRPG呀,
    如果還要什麼其他東東,米卡再找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