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叛變開始

店家對事情背後的原因毫無興趣。

是弄丟錢包?被女人拋棄?工作失敗?送來的酒不是自己點的?偶然心情不佳?或者因為天空太藍?天底下有多少人類,人類抓狂的理由就有多少,店家對客人的私事毫無興趣。

可以肯定的是――那個男人的行動造成其他客人的困擾。即使從店員的角度來看,亦大幅逾越客人耍性子的容許範圍。男人一會兒叫囂著潑濺酒水,揪住其他客人,一會兒大聲謾罵,莫名其妙地毆打牆壁。姑且不論這種行為有何目的,但顯然已妨礙到店家生意。

只要確認這件事,弗雷就有充分的理由介入其中。

 

 

「你是什麼東西――?!」男人不容分說地高舉拳頭,撲向弗雷。

對方身材十分壯碩。

當事人也很明白,他對自己的臂力深具自信。區區一個自命不凡的小鬼頭,一拳便能擊倒――男人或許如此認為。

然而――

「…………」弗雷興致索然地盯著撲向自己的男人。

破綻百出的拳擊動作,沒有任何技巧,不過是憑蠻力揮動拳頭而已。因為過度沉迷於轉動手臂,男人根本無暇留意下半身――自己的站姿。

這男人是徹頭徹尾的外行人。

倘若受過正式訓練,即使喝醉,動作亦不可能如此毫無章法。所謂的訓練,就是讓受訓者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採取必要行動,將動作銘刻於身體,而非意識。

弗雷當場做出以上判斷。

男人重新轉向弗雷,大聲咆哮,接著高舉雙手――對周圍客人和出手打人的男人來說,這恐怕只是一瞬間的事;但對弗雷而言,已經足以評估對手並選擇適當的對應方法。

「…………」他只要向後退一步,將勾在左腳上的椅子微微――恐怕誰都沒發現弗雷的這個動作――向前一踢即可。

男人伸到極限的拳頭揮空。

缺乏擊中時的反作用力,拳頭無法化解自己的力量……他整個身體被扯向半空。

男人為了保持平衡,左腳立刻向前一踏,不過弗雷悄悄踢出的椅子正好就在那個位置。被障礙物攔截,無法抵達預定位置的左腿一滑――失去平衡的醉漢就這麼摔向地面。

「嗄……?!

弗雷迅速走向倒在酒館地板嚷嚷的醉漢。

接下來才是問題。

收拾這個男人很容易,可是要是留下「店員對客人暴力相向」的事實,將對店家造成困擾。嗯,儘管可能性不高,但如果這個男人擁有相當身分、權力――或者金錢,利用這些背景向官府告狀,搞不好還得面臨暫停營業數日的懲罰。

「你沒事嗎?」弗雷向男人伸手。

從遠處來看,那動作或許就像想扶起頹倒在地的男人,可是……

「――咦?」就連醉漢也被他的神速手法震懾。

男人瞪大雙眼凝視弗雷的手掌――裡面的東西,大概是一時之間無法理解那是什麼。

「……你是要乖乖聽話?還是想多穿一個鼻孔?哪個好呢?」

低語的弗雷手掌內側――袖口裡有一把閃閃發光的小刀。其他客人或許難以察覺,可是從男人的角度來看,那把直指自己臉孔的凶器――刀刃裡潛藏的致命鋒芒清晰可見。

話說回來,這種距離和時機很難掌控。

威嚇不足就沒有意義,對方大概會起身繼續攻擊;另一方面,人類過度恐懼或緊張時,也很可能會不顧一切地發飆。這種情況下需要的是輕微的驚嚇,是攻其不備――瞬間的疏忽。

「啊…………」男人的表情開始滲出恐懼和緊張。

弗雷沒等他說話就搶先道:「你只是跟我鬧著玩,不是真的想跟我打架,對吧?」

他的語氣不帶一絲恫嚇,當然也沒有炫耀勝利的態度,只是以執行任務的平淡聲音告訴醉漢。

「這只是一種招呼方式,沒錯吧?」

「……大……大概吧?」醉漢的表情摻雜著疑惑與安心,大概是隱約察覺出弗雷的用意。

「既然如此,別坐在這種地方,到吧台喝一杯吧?我看就先來杯水洗洗舌頭,要喝酒的話,每一滴都該細細品嚐,待會讓我請你一杯好的。」

「啊……嗯啊,也好……」醉漢不知所措地點頭。

弗雷微笑,輕輕擺動手腕,只見小刀猶如貓爪般在袖內無聲消失,一如伸出的瞬間。

他這次真的伸手拉起男人,親暱地輕拍對方背脊……接著游目四顧。

「沒事沒事,只是鬧著玩的。」他說完,聳聳肩。

不算寬敞的店內集中於兩人身上的視線,聞言立刻散去。

這種情況不要對弗雷表示異議――這不僅限於這間店,亦是這一帶酒館間的默契。

不是害怕,純粹是信任。

不要在意這些瑣碎小事,交由他控制場面乃是暢飲美酒的祕訣――老顧客們都明白這個道理。

醉漢或許因為沒有當眾出醜,已乖乖折回吧台,先向老闆要了一杯水。從他意外順從的行動看來,也許原本並不是個壞胚子。

弗雷輕輕揚手向店內顧客致意,逕自走入廚房。

「……老是麻煩你,真不好意思。」廚房裡身穿圍裙的中年女性――老闆娘對弗雷微笑。

她也在酒館工作超過十年,相當瞭解如何應付醉漢,可是……這種事終究有適任與不適任的問題。

這裡是以老顧客居多的小酒館。

店內共有三十多個座位,是由老闆和家人一手經營――換言之,就是小巧舒適的家庭式酒館。雖然是酒館,但只要客人提出要求,亦能提供菜餚,甚至還有外送一類的服務……就是這種店。

王都的老社區有許多這類酒館,只要在老社區的道路走上數分鐘,一定可以看到一間,就算一條路上有十間也不稀奇。

然而酒館就是酒館,有時也不免發生爭執。

因此,當店員判斷情況無法收拾時,就輪到弗雷登場。

「真是幫了大忙,啊,還有這個――上個月的份,這麼晚才給你,真不好意思。」

老闆娘說完,將一個小袋子遞給弗雷,應該是上個月遲交的保護費。

可是――

「不必道歉,因為我要收利息。」

「――咦?」沒想到對方會提出這種要求,老闆娘浮現困窘的神情。要是有錢付利息,保護費也不至於遲交一週。

弗雷對一臉不安的老闆娘聳肩道:「剩菜也沒關係,就用大嬸的三明治充當利息吧?兩人份。」

老闆娘神情頓時舒緩。

「――這當然沒問題。」她拿起菜刀和蔬菜道。

**********

酒館的保鑣。

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一聽見這個字眼,許多人最先想到的大概是一臉凶悍的大男人,猶如銅像般站著便足以嚇阻他人――可是一旦展開行動,又以靈巧的身手將惡霸逐出店外的那種人物。

以這種意義來說,弗雷或許是出人意表的存在。

他在王都札威爾的數個鬧區的最下層――也就是所謂老社區,跟數間店簽訂月結契約,擔任巡邏保鑣的工作。

他的工作就是依序巡視,確保簽約店家順利營運,一接到聯絡,就趕往該店排解糾紛。儘管說是排解糾紛,不過內容多半是讓失控的醉漢順從地――在各種意義上――安靜下來。

十八歲的少年保鑣,某種意義來說算是特例,再加上弗雷的身材和同年紀的少年們相去無幾,五官甚至稱得上是溫文儒雅的美男子。單就外貌而言,別說當保鑣,光是在酒館出現就教人錯愕。

一年前,他辭去原來工作,開始擔任保鑣時,經常遭人取笑「這不是小鬼頭來的地方」……但是如今,從剛才那種酒館到娼寮,弗雷巡視的店家已超過三十間。

「呼……」弗雷摸著隨風飄揚的黑髮,用細長的黑眸環視鬧區景象。

這是他早已看慣的景色。

雖然曾經離開數年……不過這座王都是弗雷出生及成長的地方,他看盡了王都好壞,別說是風景,就連其間流動的微風和光線,對他而言都是再熟悉不過。儘管不是特別喜愛王都,畢竟是住慣的地方,就連皮膚都能察覺都市的變化。

所以……他知道。

這幾天的空氣不太對勁。

整座王都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緊張感內。

弗雷當然也看得出最主要的原因。數天前發生的騷動――很可能是基亞特帝國祕密武器的巨大島嶼,駛抵王都沿岸的緊急事件,仍舊讓居民餘悸猶存。

然而――

「是被逼得走投無路?還是……」弗雷停下腳步,轉向王宮方向。

王室和相關單位均未發表任何聲明。

關於那場騷動,聽到的淨是市民之間支離破碎的流言蜚語。

包括那座半毀的島嶼目前巍然不動地停在海面。

包括攻擊島嶼時採用了國際條約禁止的戰略級攻擊性魔法。

包括因為魔法影響,民間船舶和港灣設施――尤其是倉庫蒙受嚴重損害。

包括基亞特帝國的詭譎戰艦迄今仍停泊海面。

……等等。

話說回來,那座「移動島嶼」是基亞特帝國的祕密武器一事也並非來自官方情報,可是……如果流言屬實,近二十多年的和平難保不會就此瓦解。

「……純粹只是我們無法掌握情況嗎?」

這座王都肯定有異狀,但庶民無從得知內情。除了剛才那些,還有許多空穴來風的傳聞,因為以前工作的關係,弗雷深知這類流言蜚語是多麼不可靠――也曉得它們在必要時是多麼容易進行人為操縱。

「或者……有人故意製造混亂?」弗雷喃喃自語。

不過對目前僅是一介市民的他來說,頂多只能推測到這種地步。

他再度邁步,筆直穿過道路,離開鬧區。

步行約莫十五分鐘――從整座王都來看,相當接近邊緣的一隅,他居住的房子就孤伶伶地座落在那裡。

算不上宏偉的建築。

弗雷略微修繕這間屋主不詳的小型廢屋後,便寄居於此。屋內沒有貴重物品,萬一屋主出現下逐客令,他隨時可以掉頭離開――弗雷就是抱持這種態度寄居在這的,直到數天以前。

然而――

「…………」弗雷一時杵在門前。

要開口說不習慣的台詞,畢竟會感到遲疑。

因為對他而言,這是離自己非常遙遠的台詞。

「我…………我、我回、我回來…………」

他原本打算練習一下,但馬上就覺得這種行為很愚蠢,於是嘆了一口氣。不過是進入自己的家,為什麼非得如此緊張不安呢?

弗雷跟平時一樣不假思索地開門。

映入眼裡的是――

「――嗄?」少女瞪著一雙藍眼回頭。

有些天然捲的金色長髮,就像小貓般惹人憐愛,同時又帶著高貴氣質的五官,年紀大概十五來歲。不能算枯瘦,但白皙無瑕的身體看來還有發展空間。

沒錯。

少女是……半裸的。

她似乎正在更衣,雙手拉著內衣。

「…………」少女猶如與時間一起凍結,一動也不動地杵在原地。

至於弗雷,果然也像是停止思考似的僵立原地。

對他們倆來說,這都是出乎意外的情節。

過了一會――

「嗚…………」固定兩人的「驚愕」之冰瞬間融解。「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瞬間,椅子以排山倒海之勢飛來。

弗雷反射性地後仰避開,慌慌張張揮手關上房門。

「對、對不起――」下意識地道歉後……弗雷的目光轉向滾倒在地的椅子。

這種造型純樸但結實的木製家具,椅腳就等於棍棒,直接擊中的話,恐怕不是「疼痛」能了事――不知不覺想到這件事的瞬間,弗雷的意識終於恢復正常。

「――不對!妳怎麼可以突然朝人扔椅子?!」弗雷對著房門大吼。「正常反應是扔衣服,尖叫蹲下才對吧?」

可是……

「囉嗦!你這個變態!色狼才沒資格跟本小姐談常識!」

回應的聲音毫不畏怯。

這間房間的門窗原本就有些鬆脫,少女的嬌叱和踏地聲從門後傳來。

「你看見了喔!看見了喔!少女白玉般的肌膚,看~~見~~了~~喔喔喔喔喔?!

「又不是我自己想看的!」

「都從裡到外、徹頭徹尾看過了,還好意思說這種話?!

「我才沒有!妳別說這種無聊事,快點穿好衣服!」弗雷怒吼駁斥後,靠牆一站,雙手抱胸。「……呿!」

經過這幾天相處,他對少女的性格也有一定的瞭解。

她很快就會恢復平靜。

不知該說她坦率還是什麼――總之情緒起伏很大,但恢復得也很快。雖然常常跟他鬥嘴,不過基本上並沒有惡意。

「我好像撿到一個奇怪的東西了。」弗雷咕噥,抬頭看著夜空。

**********

昏暗中,白皙的身影擺動。

女子毫不吝惜地展露潤澤的肌膚,懶洋洋抬起上半身。

旁邊躺著一名年紀足足大她一倍的裸男,這種激情後的光景極為常見,尤其這名女子又是以此為業。

不過――

「伯爵大人……」女子夢囈般地呼喚,貼上男人的身軀,彷彿要將自己的體香傳遞給對方,一邊用光滑的肌膚摩擦他,一邊等待男人回應。

「什麼事?」男人豪放不羈地問,但聲音也帶著激情後的萎靡。

「伯爵大人肯大駕光臨,小女子不勝欣喜――」

「當然肯來了,幾次都要來,因為妳是天下絕品哪……」

女子聞言,嫣然一笑。

五官仍殘留些許稚氣……笑容卻充分蘊含讓男人為之振奮的魅惑,年紀剛滿二十,但她已是熟稔多種取悅男人技巧的優秀娼婦。床笫間的反應和侍奉自不待言,就連若無其事的表情和每一個小動作,對這名女子而言,都是精心計算過的技能。

「可是伯爵大人……」女子用白玉般的手掌撫摸男人的胸膛道:「總覺得王都從前幾天開始就有一種不尋常的氣氛……負面傳言四起,民心也很不安,破壞治安的惡徒經常在這種時刻出現――請伯爵大人千萬小心。」

「喔喔,妳是指基亞特『要塞島』那件事啊。」男人露出豪邁的笑容說:「放心,那件事已經解決了。因為善後比較花時間,目前還沒進行官方說明,而且……」

說到這裡,男人伸手――狎弄女子的身體。

「本爵爺豈會輸給那種暴徒莽漢?再怎麼落魄都是掌管王都護衛師團第三連隊的身分――武藝鍛鍊也很紮實的。」

「那小女子就安心了……」女子嬌笑,忽然又道:「話雖如此,伯爵大人,再剛強的人物,都可能出現弱點――」

「……?!」男人愕然顫抖。

「例如……歡愛之後。」女子剛說完,一根長針刺入男人喉嚨,貫穿氣管,破壞延髓,將男人的身體釘在床舖上。

「啊……哈……!」男人虎目暴睜,身體猛烈痙攣……不久全身虛脫,靜了下來。

「……呵呵。」女子依舊掛著嫣然笑容,伸手按住男人的下顎測量脈膊。確認男人已經死亡後,女子唰的一聲站起,將長針抽出男人脖子,穿回剛才迅速褪下的衣服。

「……喏?弱點就是這麼容易出現。」女子說完,最後對男人的屍體輕輕一吻。

男人恐怕到死都沒發現。

自己捧場的高級娼婦,其實是特殊暗殺部隊的成員。

自己對這名娼婦而言,既是恩客,又是方便的情報來源。

以及――

「好……開始吧……」

自己的暗殺揭開了――這座王都的叛變序幕。

**********

一看見弗雷帶回來的包袱裡的東西,少女的心情立刻好轉。

「哇喔!」

這東西也值得發出感歎之聲嗎――帶回來的弗雷本人雖然狐疑不已,但少女就這麼一臉饞涎欲滴的表情猛盯著三明治。

沒有使用高級肉類,只有蔬菜和雞蛋,明明是極為簡單的三明治,然而……

「這個是怎麼來的?」

「跟工作場所要的。」弗雷說完,站起身。

「啊,要泡茶的話,讓我來吧?。」

「不用啦,免得又燙傷了。」弗雷苦笑著走向隔壁的廚房。

不知是在什麼家庭長大的,總之這名少女非常不善於做家事。因為她還是曉得大略步驟,應該也不是將家事全部委任僕役的千金大小姐……但不知該說是不熟練,還是笨手笨腳,處理細節的手法很拙劣。

至少弗雷也能猜到她大概沒有獨自生活的經驗。

然而――

「啊……」弗雷困惑地搔臉嘆道。

就在他回頭的前方,少女喜孜孜地看著三明治。

這個顏色單調、殺風景的房間,彷彿只有那裡上了色彩,顯得燦爛奪目。

「話說回來,該怎麼叫妳才好?」雖然覺得現在問這件事也太晚了,弗雷冷不防問道。

「嗄?什麼?」少女抬頭,脖子一歪。

「妳的名字。」

這屋裡就只有弗雷和少女兩人,即使不叫名字,只要一開口,少女便會回應。

「我不知道……」

「什麼叫我不知道――」

「就不記得了嘛。我不是說過了?可是沒有名字的確很不方便。」少女不太在乎地說:「你幫我想呀。」

「我?」

「對,撿到我的是弗雷,當然有取名字的權利。」

「又不是貓。」弗雷嘴裡這麼說,還是側頭開始思考。想替她取一個時髦的名字,可惜一點靈感也沒有。弗雷在腦海列舉自己知道的女性名字,但不是跟眼前的少女不合,就是容易與他人混淆,找不到適合的名字。

記憶回溯至很久以前――弗雷終於挖出一個應該還算適當的名字。

「帕美拉……怎麼樣?」

「嗯――不錯呀,那我就叫帕美拉。」少女握拳豎起大拇指道。

「可以嗎?喂!」沒想到少女如此爽快接受那個名字,弗雷反而嚇了一跳。

真是的……她當真理解自己目前的處境嗎?

換成他的話,如果陷入連本名都搞不清楚的狀態,實在不曉得自己能否承受……弗雷暗忖。一開始還以為她的腦筋有問題……現在弗雷也已發現事情並非如此。

忘了也沒轍,因此不必耿耿於懷。

總之,這似乎就是她的想法。

雖然不覺得有錯……但這種豁達和積極恐怕也不是普通人能學得來。不過呢,要是個性陰沉、精神錯亂,他也不好應付,對弗雷而言,這名少女的爽朗反倒是好事一樁。

「……對了,這名字有什麼由來嗎?」

「以前――朋友養的貓的名字。」

「……嗯,好吧。」苦笑之後,少女――不,帕美拉說。

**********

女子們並未躊躇。

這裡原本即非普通人可以擅入的區域,只有王族及部分重臣,或者他們特別授權的人才能接近――以及進入。

謁見室。

深處擺設王座,地上鋪有長長的紅地毯,兩側聳立精雕細鏤的粗柱,室內空間雖然寬敞,依舊醞釀出奇妙的壓迫感。

此處甚至有某種精心計算過的莊嚴,令造訪者肅然起敬。

然而――

「…………」

女子們泰然自若地踹開門,蜂擁進入謁見室。

她們沒有世間一般所謂的常識,正確來說――她們明白這些知識,但並不受其制約。

替主人布雷登公爵執行任務,就是她們的一切。

她們表面上是高級娼婦。

穿戴貴族般美麗奢華的服飾,身懷豐富的智慧與教養,跟貴族和富商談天說地,並以純熟的閨中祕技服侍對方。

然而,隱藏在背後的真實任務,乃是向男人們探聽消息、要求協助,一旦覺得對方礙事,就趁親密接觸時割開對方的喉嚨。

灼熱槍騎兵(Glow Lancer)。

她們是布雷登公爵率領的私家軍組織,在某種意義上,很接近昔日柏拉赫男爵組織的「緋紅之劍」(Crimson Sword)和「執拗之矢」(Obstinate Arrow),但相較於專注戰鬥技術的特務戰技兵,「灼熱槍騎兵」的最大不同是――她們並非「戰爭」工具,而是「政治」道具。比起冠冕堂皇的政治理念和人道理論,金錢和女人更容易控制權力者――這是最、最基本的道理。

這些女子原本便是布雷登公爵為了鞏固自己的王國地位,特別培訓的道具。

因此――就算對象是國王,她們也絕不猶豫,在徹底灌輸的忠誠觀念下,她們猶如經過嚴格訓練的獵犬……不,是猶如單憑本能行動的昆蟲,毫不遲疑地執行任務。

然而――

「…………」女子們茫然不解地站在原地。

室內空無一人。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輕小說!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留言列表 (37)

發表留言
  • 米卡電氣獸

  • 雖然早就知道廢棄11的結局,並且一直跟自己說,
    自己才不會被這種過度煽情的梗給催淚呢,
    結果還是哭得唏哩嘩啦(ノ>▽<。)ノ))
    然後三更半夜msn譯者米腸,確認稿件內容,
    ㄧ邊說:「唉,我還是哭了。」
    米腸說:「哪裡?」
    米卡:「就是第六章最後囉。」
    米腸:「啊,我一定是還沒看到那裡。我再努力看下去。」
    怒!米腸,妳這冷血的傢伙,那明明就是妳譯的啊!什麼還沒看到那裡呀?

    話說回來,在第六章最後一段之前,這本都一直給他粉歡樂,
    尤其帕希菲卡失去記憶後比較可愛,雷歐也再次極搞笑地登場。

    另外,非得要報告的好消息是,這本書終於有日本給的封面、彩扉、插畫圖檔,
    印刷品質一定可以好好期待,真是太感動了!
    尤其是扉頁很養眼喔(* ̄m ̄)
    對宅女的我來說,弗雷真是帥翻了§( ̄ー ̄)§

    最後,米卡從這本開始,將只做廢棄公主的潤稿,
    第二次校對啦、印刷啦都轉交給瑪那鍊金士,
    其實讀者應該感覺不出改變,只是版權頁的責編名字會換人而已,
    先預告一聲。
  • 幻

  • 喔喔!!超期待這一集的說!!(笑)
  • MIT

  • 請問....有賽菲的養眼鏡頭嗎?(想也知道不可能....)(陰沉)
  • 阿嗣

  • 印象中我動畫看到帕希菲卡失去記憶時,心裡想「這不是台灣連續劇的劇情走向嗎?可別給我來這套>_
  • 阿嗣

  • 印象中我動畫看到帕希菲卡失去記憶時,心裡想「這不是台灣連續劇的劇情走向嗎?可別給我來這套>_
  • 阿嗣

  • 印象中我動畫看到帕希菲卡失去記憶時,心裡想「這不是台灣連續劇的劇情走向嗎?可千萬別給我來這套」看到後面,沒想到儘管失去記憶而變成帕美拉的帕希菲卡,依舊不改毒舌本色,仍然繼續作威作福。

    說真的,看到這邊的時候總覺得有一種救贖感,心裡真的開始覺得故事就這樣走下去也不錯。沒有必要再被追殺,可以過著一般的生活,享受日常生活中的小小幸福。只不過命運這種東西終究還是把最壞的結果給帶來了。

    木神一郎你好樣的!!

    (還有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前面兩篇都把我後面的文章給消掉)
  • 紫羽

  • 剛從台北回香港的我
    之前還一直希望能在台北買到廢棄11(明明D12-2跟薄紅天女就出了的說)
    沒想到還是得在香港買啊

    '這本書終於有日本給的封面、彩扉、插畫圖檔'
    那麼說之前一直都是靠影印日本版的??那跟那些翻板有什麼兩樣啊?
    都是影印...我還一直因為圖的關係買正版

    的確,最初我看動畫看到帕希菲卡失憶時也在想怎麼居然來這麼老套的劇情
    誰知劇情還是給他精采萬分
    於是我看到有木神一郎別的輕小說賣還是敗了
    最後-錢花光了(笑)
    話說這趟台北之旅還真敗了不少錢
    買了不少書跟精品,真高興
  • 779

  • 看完了 試閱 可是沒感覺 太久以前看的動畫都忘光了 要在拿出來複習一下 囧

    我怎麼不記得動畫有這個情結呢 囧

    老了嗎 腦子好像打結了

    (迷:一晚壓6部動畫你腦子不打結才有鬼 我 4月新翻太多了嘛)

    PS 話說我回來都沒看責任編輯的名子呢 去看看米卡叫啥XD
  • 七夜Shiki

  • 哇~糟糕....小說堆積如山...看不完了啦XD.
    前ㄧ本...才看了一半而已的說,同時攻略的還有死神的歌謠2(大推薦阿,太纖細可是會哭的喔~,感人的好故事阿,這就是治癒系阿~~).
    恩...努力繼續看小說,最近報告考試樣樣來,所以都看不完了XD.
    神ㄧ郎大人的其他作品在下還沒有拜見過...不過廢棄寫的實在是好阿,目前屬在下最喜愛輕小說排名第2名的高排行喔,神曲奏界,還有校園XX(名字忘了),有哪位看過的,能分享一下感想嗎,其實被廢棄影響也很想買的說
  • 米卡電氣獸

  • 今天去書店,廢棄公主11都已經鋪得漂漂亮亮擺在平台上啦,
    還沒看的趕快去看喔,看完來跟我分享感想,
    小說畢竟與卡通有點不一樣。

    話說失憶其實不是台灣連續劇的老梗,而是韓劇的老梗才對吧?
    另外,賽菲怎麼可能輕解羅衫哩?
    倒是12集的扉頁養眼到足以噴鼻血,
    為此我心愛的廢棄又被眾編輯指責「這也算是給青少年看的讀物嗎?」
    唉,大家都不了解書也要像菜一樣色香味俱全的道理呀。C= ( ̄ー ̄)

    神曲奏界跟魔法校園MA相比,我其實比較想看魔法學園MA,
    因為之前翻過一點點,覺得神曲奏界的女主角個性跟涼宮有點像,
    也有點像帕希菲卡,都屬於大鬧型的吧?
    所以,我比較想看他不同類型的作品呵。
  • NADIR

  • 台中還沒有啊q口q(槌地)(炸

    只好等了~~~...(萎縮)
  • 紫羽

  • 七夜Shiki
    >>>我也剛看完了死神的歌謠
    感覺很奇落之旅...治癒系...淡淡的感覺我喜歡


    神曲奏界買回來了
    魔法校園MA在某書局翻過,感覺不錯
    但考慮到封面的問題....在2選一的情況下
    我還是買了神曲奏界(封面比較漂亮)
    看完之後就是覺得蠻不錯,故事設定還是像廢棄一樣精采(不過好像是電玩改篇)
    比起廢棄來說這本沒有那麼多笑點
    動畫也在播了啊,劇情跟頭兩集小說不一樣,但也是神一郎寫劇本的
  • 阿嗣

  • 我要等到期中考完回家才看得到廢11.......Orz
    撇開這個不談,魔法校園MA這一系列很歡樂啊XD
    獸耳、女僕、眼鏡、巫女、SM女王(?),該有的萌屬性角色有了,
    然後再加上萌到爆炸的插畫,以及身為主角命運肯定會出現的奇妙誤會。
    真的讓人覺得萌成這樣根本就是犯規啊!!
    這系列是可以放輕鬆閱讀的小說,沒什麼負擔。
    附帶一提,裡面的魔法設定以及故事內容看得到廢棄公主的影子喔。(笑)

    神曲奏界˙紅關於精靈與神曲的設定讓人感覺挺新鮮的,
    不過我個人覺得讀起來感覺有點不順暢,
    而且戰鬥方式不自覺讓我想到超時空要塞跟真珠美人魚。
    故事張力跟一些場景(尤其是有關音樂)處理方法還有進步的空間,
    我私心的希望作者能對克緹有多一點描寫,傲嬌+獨占慾明明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如果你想的話那也是可以的」話說克緹這一句一出口,我瞬間被萌殺。
    此外這系列我還沒看到有女僕出現,木神一郎你怎麼了!!

    順便吐嘈一下,這幾本的錯字真的有點多,我是建議買再版的比較好。
    這兩部作品男主角的個性總覺得讓人很火大= ="
    身為男主角就給我爭氣一點啊!!
  • 阿嗣

  • TO 紫羽

    嗯?!等等,死神的歌謠跟奇諾之旅感覺不像吧。
    這兩個光是後記差很多了(被毆飛)

    死神的歌謠2和仰望半月的夜空4是可以讓面臨期中考的本人,
    完完全全忘記學生唸書本分的恐怖小說啊!!
  • 七夜Shiki

  • 嗚喔喔...大家都是如此推薦的阿
    XD...那...又要砸錢跟下去看囉
    在下決定先跟朋友借來看一下魔法學園MA和神曲奏界
    話說仰望半月的天空,之前有找到設定籍內附的短篇小說-花環的翻譯
    也相當不錯喔,這就是里香令人期待的未來吧
  • 779

  • 上面所說的 我大概只有死神的小說沒看 不顧某個字幕組就是在下製作的

    算是淡淡的哀傷吧T_T

    to樓上討論魔法學園跟神曲奏界的大家

    MA是神一郎想嘗試校園搞笑劇弄出來的 所以幾個比較老梗的劇情都出現了

    他還是寫大世界觀比較好 就跟時雨澤依樣 校園奇諾也是換口味之作 可是沒天分 都是老梗 囧

    神曲滿到比較接近神的其他作品 所以神曲應該會不錯看

    附帶提一下 神曲的ANIME今年4月在日本動畫化撥出了 網路上也有字幕組製作了

    有興趣可以看看 第1話跟小說不一樣 囧

    不過第2話就跟小說一開始一樣了....

    PS2 ANIME一開始怎好像是克緹誘推小弟簽下契約呢XD

    離題了 至於仰半呢 橋本就是喜歡哀傷嗎 幹什麼這樣= =+

    我第4本還沒買呢 不知道寫啥 不好意思評論
  • 紫羽

  • 阿嗣:
    啊?其實我只看過奇諾的動畫啦.
    但就是有那種感覺...
    奇諾=百百
    Hermes=丹尼爾
    老實說我很奇怪怎麼死神的設定跟尋找滿月這麼像
    都是自殺的人變的
    (只看過兩集小說-所以現在的感覺作不得準)

    779:
    原來神曲第二集動畫就會跟小說一樣啊
    那麼我一定得看下去了
    小說真的錯字很多,連目錄都搞錯了
    可是出版社不見得會未這種事換書

    仰望半月的夜空也是只看過動畫..印象只對裡面提過的文學作品有興趣
    銀河鐵道之夜是我看過最好看的童話之ㄧ所以很有共鳴
    我真正看過書的輕小說只有幾套而已.
    很多都是看動畫的
  • 米卡電氣獸

  • 看大家這麼熱烈討論,米卡決定....看看魔法學園的日文作,
    再配上神曲的動畫囉,呵呵呵呵
    畢竟米卡搬到了日本,買日文書比較方便。

    話說回來,紫羽,銀河鐵道之夜我也看過喔,也非常喜歡,
    不過話題為什麼突然跳到這本書呢?(笑)
  • 779

  • 不過看神曲要有心理準備...

    因為第一話的OP裡面就出現作畫崩壞了 囧

    另米卡在日本 為什麼@@ 你不用工作了嗎
  • 紫羽

  • 米卡:
    只是看到上面提起仰望半月的夜空,我就想起動畫裡面出現過的銀河鐵道之夜
    我記得是里香的父親留給里香的書...(希望沒錯吧,我看的是英文字幕組的翻譯)
    有機會真想看看書啊,可是我家附近沒有租書店也我又沒錢
    我的同學又只對BL和偶像劇有興趣-
  • 米卡電氣獸

  • 779,
    嗚~~請給米卡解釋一下什麼是作畫崩壞哪?

    紫羽,
    我認真地替妳想了想,妳可以去找圖書館喔,
    很多圖書館有進這本書滴,而且這本書又有好多種出版社的版本。
  • 紫羽

  • 米卡誤會我的意思了
    我看過那本銀河鐵道之夜,只是沒看過仰望半月的夜空~~
    香港的圖書館好像也進了些輕小說,最近看到有彩雲國物語
    待會兒去找找看有沒有紀錄好去預約~~
  • 779

  • 一般的崩壞是指人物變形

    像紫羽說的那個 已經不能算崩壞 而是偷工減料了
  • 幻

  • 呃...一路看下來...幻真的不知道該給誰...總之...給這裡的大家好了ˇ(笑)

    話說幻也有看死神的歌謠ˇ感覺像奇諾也不是沒話說...

    看到大家都在交流小說ˇ幻突然覺得感動!!XD

    對了ˇ順道請問一下ˇ大家有看過"零之使魔"嗎?
  • 阿嗣

  • 零之使魔02五月會出,我個人是推薦看小說就好。

    動畫是J.C.STUFF製作的,有名的日月潭月姬就出於他們之手。XD
  • 高町フェイト

  • 嗚...還沒收到書,看來明天要打電話去問了

    至於作畫崩壞喔,之前ANIMAX的魔法老師最明顯啦,姑且不論是不是跟原作相像,每集人物臉都可以不一樣那才叫厲害,誰知道後來又出了一個青出於藍的高麗菜...

    神曲有紅、黑、白加上電子小說喔,建議都去看,至於沒校稿就出書的XX不看也罷...
  • 紫羽

  • 零之使魔看過動畫~~
    感覺就是應該刪了小說許多東西
    最後簡直是趕著結局
    小說感覺上是搞笑的就不收了,我已經有一部有點後悔買了的神樣家族

    神曲動畫實在令人失望,畫太差了,好像趕工出來的作品.
    故事又不跟原著,小說絕對好看多了

    這裡有人看彩雲國物語嗎?

    終
    好像號稱最厚的輕小說
    目前還只有日文
    <a href='http://www.akibablog.net/archives/2005/12/7_1.html' rel='nofollow'>http://www.akibablog.net/archives/2005/12/7_1.html</a>
  • 779

  • to FATE (看樣子是魔砲的愛好者XD)

    台灣由於輕小說市場大增 所以變成很多日文系統學生也被找去翻譯 當然翻譯品質就...另外神曲的小說除你說的3個 還有個還有個藍 4個設定都不一樣的

    to阿嗣 ZERO MA ANIME化大殺4方 所以下就到後面去了 不過第2季都要準備出了 所以不用擔心 畢竟日本已經出了1X本...

    to 紫羽

    台灣代理的神樣家族 那個翻譯你看的下去 我佩服 囧

    至於神曲 身為某一組的負責人 我要跳出來說

    第一話不一樣 你有沒有去查 第一話的標題? 序曲 那你就知道為啥不一樣了 不過那個崩壞真是太糟糕了 總作監好像很寬鬆 沒盯人物要跟神奈月老師的接近 後果就是正文跟ED的差異性太大跟ED的差異性太大

    另 我比較想知道這麼厚的東西是哪個人寫出來的...

    不過也不是沒有前例 去看看 尖X出的戲言系列 第一本 斬首循環 &第2本 絞首浪漫派 你就會知道 那麼厚不是沒有前例
  • 紫羽

  • 779:
    可是神曲連第二集動畫也跟小說不一樣
    好像只有12集的樣子所以就弄些單集完的故事而不採用小說裡的長篇?

    所以神樣家族我都考慮不買了
    問題是我真的想看下去
    等我的日文有那種程度去看原著我又沒那個耐性
    大概我得考慮去買簡體板?(那更可怕吧-)
  • 779

  • 我個人覺得 不管什麼東西改編 幾乎不可能跟原著一樣 不然改編就沒有其意義了....

    神曲這個東西 就當成原創ANIME來看就好

    看Anime還要聯想小說或漫畫的話 那真是沒有用
  • 米卡電氣獸

  • 紫羽,
    啊~~我喜歡那個作畫崩壞的高麗菜,超可愛♪ ( ̄m ̄*)V
    講到崩壞或偷工減料,就讓人想到過去的動畫「男女蹺蹺板」,
    愈到後面圖實在愈是省到個不行啊!
    另外,我有看「彩雲國物語」也有看「終焉年代史」,不過都是日文版的,
    雖然被別家搶走了不甘心,但兩個都很好看v( ̄ー ̄)v
    不過「終焉年代史」內容比較深,可不太輕呢。
    而「彩雲國物語」,請把它當成言情小說或是女性向的戀愛電玩(就是一女對多男),
    這樣你就會覺得好看(笑)。
    阿嗣,
    是出自真月譚月姬製作之手的話,那米卡會很期待動畫說。
    779,
    呵呵,米卡也看過戲言了,我比較喜歡絞首說,
    因為是推理小說,所以不會察覺它的厚,不過因為書厚,
    感覺書容易從手上彈飛出去倒是真的。
  • 紫羽

  • 呵呵
    彩雲國是我少有只看過小說而沒看動畫的(在我迷上小說時動畫已經做到20多集了)
    其實我很喜歡逆後宮...大概是女生的心態吧,無論是櫻蘭還是這部也很喜歡
    終焉年代史很期待中文版,不過據說可能性不高,因為很難找到適合的譯者
  • 米卡電氣獸

  • 我們很志向相投喔,
    櫻蘭米卡也超喜歡~~
  • 779

  • to 米卡 戲言只有懸樑高校比較薄一點...第4本分成上下 所以還是很厚 囧

    另 彩雲國跟月姬是同一家製作公司沒錯 不過STAFF我記得不一樣

    STAFF一樣也不能指望他不會做壞掉

    to 紫羽&米卡 沒所謂逆後宮...後宮片就是後宮片 只是要看是女後宮還男後宮(爆)

    另 櫻蘭的走向是搞笑片吧 誰說他是後宮片的 (抖)
  • 米卡電氣獸

  • 櫻蘭啊,是個男女通吃的特例吧(笑)
    男生可以看搞笑,
    女生可以看帥哥(羞)
  • 779

  • 抖....我怎麼只記得搞笑

    不過有些梗有點老就是了

    像是香蕉皮啊 囧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