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傳說的勇者的傳說1:午睡王國的野心》之第一章)
 



第一章    迷糊的男子與能幹的老婆




 
    如鐵般堅硬的拳頭迎面而來。
    萊納‧龍特半睜著茫然的眼睛,腦海中盤旋著這個念頭。
    「啊呀~~萬一被這個拳頭打中,一定很痛……」
    他有一頭看起來份外雜亂的黑色頭髮,加上一對看起來一點鬥志都沒有,顯得鬆鬆垮垮的黑色眼睛。
    四肢無力的瘦長身軀一點霸氣都沒有,反倒散發出一股濃濃的睡意,所謂的欠缺緊張感真是莫此為甚了。
    不但如此,儘管面臨拳頭以破風之勢迎面揮來的緊張關頭──
    「啊~~就快打到了……」
    他竟然還能以悠然自得的口吻這樣說話,想必對他而言,要閃過這樣的攻擊定當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吧?
    沒錯。
    他確實是擁有這樣的實力……
    瞬間之後。
    咚!
    「啊?!」
    只見萊納整個人被那一拳給打飛了出去。




    萊納很難看地滾倒在地上,然後好像刻意似地,整個身體不斷地痙攣著,之後就一動也不動了。
    ……讓我們修正先前的說法吧。
    應該說實在一點都看不出他擁有這樣的實力……
    萊納目前所在之處是洛蘭德帝國王立軍事特殊學院的實地練習場。現在是實戰交手課程的時間,所有的學生都正在進行戰鬥演練……
    「…………唉!」
    將萊納給打飛出去的人一邊歎著氣一邊上前來對他說道。
    「我說萊納呀,你為什麼老是那麼沒鬥志呢?」
    說話者有一頭紅色的短髮,外加一對同樣是紅色的,充滿好勝色彩的眼睛。這個個性和萊納截然不同,全身上下充滿了鬥志的少女姬法‧諾爾斯毫不留情地指著倒在地上,始終不見有站起來的打算的萊納。
    「我說你啊!別再這邊裝死了。哪有人一邊痙攣一邊裝死的?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萊納聞言,以仍然一樣慵懶的語氣回答道。
    「這裡不就有一個嗎?」
    「啊!啊!你果然沒昏死過去?!你這樣裝死,連我的成績都跟著一落千丈了啦!既然如此,那我要繼續進攻了哦?聽到了沒?我要施用魔法囉?我要開始了哦?可以嗎?」
    「唔……不行。」
    「誰說不行?!」
    沒有人搞得懂,雙方一陣么喝之後再施用魔法這件事有哪一點像是實戰交手,總而言之,姬法開始舞動她的雙手。
    那是洛蘭德帝國特有的,將光之魔方陣刻劃進空間當中使其發動的魔法。
    而魔方陣也在頃刻之間就完成了。
    「索求雷鳴>>>.稻光」
    頓時,姬法所描繪出來的魔方陣的正中央竄出一道小小的光源,光源朝著萊納發射而去。
    至於萊納,則帶著放棄抗拒的表情望著這一幕……
    「唔。是雷擊的魔法啊……這一次我可能真的會昏死過去……」
    他甚至連閃都不想閃。
    瞬間之後。
    萊納整個人遭受到魔法的直接攻擊,全身觸電,這一次他可真是貨真價實地抽搐著趴倒在地上。
    「不、不會吧?!你幹嘛不閃開啦?!」
    姬法見狀,驚慌失措地跑到萊納的身邊。
    「喂,你還好吧?」
    「…………」
    萊納沒有回應。
    他不但不發一語,甚至連動都不動一下……
    「不、不會吧……」
    姬法鐵青著臉,將倒臥在地上的萊納扶起來,用力地搖晃著他,企圖將他喚醒。
    「我說萊納啊……別跟我開玩笑了!你……不、不會吧……」
    當姬法說到這裡時,被她用力地搖晃著的虛脫身體竟然說話了。
    「沒錯沒錯。我死了。所以,今天的課就到此為止……」
    「有死人會說話的嗎?笨蛋?!」
    姬法毫不留情地往萊納的頭上就是一拳。
    「別讓人家白擔心嘛……唉……」
    她再度歎了口氣。
    「我說你啊……為什麼你為了蹺課,情願吃這種苦頭呢?」
    「我今天好想睡覺哦。」
    「你哪天不想睡的?!」
    「我今天好想睡覺哦。」
    「你不用刻意修正說法!」
    兩個人持續進行著從某方面來說,就像一對老夫老妻一樣無聊又缺乏新意的對話,四周響起了竊笑和嘲笑的聲音,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一般人會躲不過那種經過刻意斟酌力道的魔法嗎?」
    「有實力這麼孱弱的人在我們的學院就讀也挺讓人傷腦筋的耶~~。連我們的價值也跟著被大打折扣了。」
    「像萊納這種彆腳貨,剛才乾脆一拳打死他算了嘛!」
 
   之類的批評聲浪在演練場裡此起彼落…









    沒錯。

    萊納是唯一跟不上進度的學生。
    在這所學院裡,這就是一條大罪了。因為這所學院──
    這所洛蘭德帝國王立軍事特殊學院,正是一個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異端份子的地方……
    有的人是孤兒,有的人是A級罪犯的孩子……
    這些孩子在正常的社會當中找不到落腳處,他們找不到工作,也得不到食物。只有這種一無所有的人們才會聚集在這裡。
    他們唯一被要求的只有身為戰爭道具的能力。
    為了讓自己能夠以高昂的價位賣給軍隊,這些孩子們莫不日夜磨練自己的技能。
    這裡跟一般的士官學校不同。
    這是一個為了盡可能不讓貴族或一般國民們上前線作戰而存在的,主要目的在培育戰鬥兵器的機關。
    話雖如此……
    因為這幾年來都沒有發生任何戰爭,因此學院裡倒也嗅不出如字面所言的緊迫感,然而……
    一旦發生戰爭,隸屬於這所學院的人們就會率先被送上戰場去。
    就算萊納他們如此地年輕,只有十七歲左右的年紀……
 
    言歸正傳──
    姬法聽到這些已經不算新鮮的中傷的話,不死心地又對萊納滔滔不絕地說起教來。
    「真是受不了你!萊納一點都不覺得懊惱嗎?人家這樣說你,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可是不知何故,此時萊納臉上的表情竟然突然變得充滿了鬥志。
    「有什麼關係?好,就這麼辦吧!我因為大家剛才的那些批評而遭受精神上的打擊,一時之間無法恢復,所以今天再也沒辦法上課……」
    「你少打如意算盤了,我是絕對不會讓你蹺課的!」
    「真的?」
    「真的!」
    「唔~~」
    看在旁人眼中,這兩個人的對話根本就像是一對戀人在打情罵俏。
    這也是萊納在這所學院當中遭到眾人排擠的理由之一。
    個性開朗,容貌也在一般水準之上,偏偏又對萊納這個所謂的「害群之馬」格外溫柔體貼的姬法可是有很多暗戀者的。
    雖然當事人們本身都完全不自覺……
    話又說回來,對只要一得空,即便是在大白天,也老是偷偷睡懶覺的萊納而言,動不動就老愛管他閒事的姬法倒是比被同學們所排擠更讓他覺得頭大……
    基於這些原因,今天萊納受到的待遇也一如往常。
    「萊納乾脆消失吧!」
    「礙事的傢伙!」
    「一無是處,幹嘛留在學院裡?!」
    眾人對著將這些辱罵聲浪當成耳邊風的萊納破口大罵。
    萊納頂著他常有的鬆垮眼神,看著用這些侮蔑話語批評他的人。
    那是三個儼然以自己一身的健壯肌肉自豪的同年級生。
    萊納面對他們的辱罵,事不關己似地說:
    「姬法,妳瞧,大家也都這麼說了,我想今天的課就……」
    就在此時,一個清亮、澄澈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仍然死不悔改,厚顏地想要找理由蹺課的萊納的話。
    「各位同學,在你們批評萊納之前,不是該更努力地鍛練自己嗎?」
    現身的是一個將擁有傲人光澤的銀色長髮綁在腦後,有著一對帶著強烈而尖銳的意志光芒的金色眼睛,以及勻稱身材的人。這個青年所具有的風貌實在很難讓人相信他跟萊納同年紀,他同時又兼具優美的質感。
    他是西昂‧阿斯塔爾。
    他的每項科目成績都名列前茅。
    即使在學院內,他也儼然化身成中心人物,他將崇拜他的學生們集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集團。
    不過,我們姑且先不說明他在學院裡所扮演的角色,這種事其實無需刻意去討論。
    最重要的是,他是貴族出身。
    貴族。
    貴族的存在和這所學院應該有著最遙遠的距離才對。
    然而,西昂為什麼會在這裡……?
    儘管如此,這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謎團,看在某個人眼中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呼哇……還是好想睡覺啊。」
    「我說你啊,人家西昂好意特地來幫你解危,你幹嘛完全不把人家放在眼裡呢?」
    「咦?妳說,特地來幫我解危?」
    好像打從開天闢地以來就一直處於無力狀態的萊納,對這件事情完全沒有興趣。
    西昂斜眼看了吊兒郎當的萊納一眼之後,端整的嘴角微微地鬆開來。
    然後再度把目光轉向那三個一身肌肉的男子。
    「看來你們也挺閒的嘛。既然如此,我就奉陪各位到底,反正這堂課也還沒結束。」
    三個肌肉男聞言,縮起了他們龐大健壯的身軀。
    「咦、啊、不了,我們可不想跟西昂先生對戰。對不對?我說的沒錯吧?」
    「啊,是啊!我們只是看萊納不爽而已……」
    「對、對啊!我們可沒想過要跟你過招啊。」
    三個人有所忌憚似地窺探著西昂的表情,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
    從這麼一件芝麻綠豆小事,就已經可以看出西昂在這所學院內逐漸形成的地位了。
    西昂聞言,帶著無趣的表情點了一下頭。
    「是嗎……不過──」
    他的臉上露出了帶著惡作劇色彩的笑容,接著說道:
    「你們聽著,現在教官正看著我們這邊。如果你們現在放棄和我對戰的機會,也許就會被視為可能臨陣脫逃的人員而被扣分哦。如果你們不在乎的話,那就請便吧。」
    「「「唔……」」」
    三人一聽,不禁沮喪地呻吟了起來。
    西昂說的也沒錯。因為他們在這所學院就讀,無非就是希望能以最高的價格和軍隊交易,大家莫不為了提高個人的成績而賣力練習。
    鮮少有人像萊納這樣,一點都不把成績放在眼裡。
    西昂仍然頂著一臉笑意說道:
    「你們說呢?」
    三人仍然一臉茫然的表情,過了一會兒,回答道:
    「可、可惡!就放手一搏吧。」
    西昂一聽,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就別客氣了,三個人一起上吧。」
    於是戰鬥開始了。
 
    三人之中的兩個人擺動手臂,開始描繪魔方陣,剩下的那個人則朝著西昂攻過來。
    姬法見狀,帶著誇讚的表情一邊點著頭一邊說道:
    「嗯,相當值得讚許的策略。一個人負責牽制,另外兩個人以魔法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哦~~」
    萊納姑且馬馬虎虎地回應了一聲。
    沒想到,也不知道為什麼,姬法竟然又往萊納的頭上一敲。
    「真受不了你耶!人家好心解說給你聽耶!你給我仔細瞧瞧西昂的動作,看看他是如何攻略採用這種戰略襲擊過來的敵人!」
    在他們兩人進行無聊的對話之際,萊納仍然頂著一對茫然的眼神看著這場戰鬥,此時一個男人朝著西昂襲擊而來。
    男人雖然有著一身看似肌肉過度生長的龐大身軀,不過使出的拳擊速度卻算是相當地敏捷快速。
    但──
咚!
    西昂輕巧地閃過了男人的拳頭攻擊,在兩人的身體交錯的那一剎那,往男人的頸部就是重重地一踢。
    「唔……」
    這一踢使得男人整個人頓時趴倒在地上。
    西昂沒有停下動作,直接朝著一個正在描繪魔方陣的男子衝過去。
    「啊?咦咦?哇!」
    西昂一拳直接命中男人臉部,男人來不及反應,就此倒地。
    剩下最後一個人。
    不過,這個人已經完成了魔法的描繪。
    接下來只需要施用魔法就可以了。
    他究竟打算怎麼施用魔法來攻擊西昂呢……
    看到同伴們三兩下就被擺平,剩下的最後一名男子頂著蒼白的表情,開始唸誦著咒語。
    「索求雷……」
    男子雖然已經唸完咒語,然而回頭看著最後一個敵人的西昂,卻仍然露出游刃有餘的從容笑容。
    「閉上你的嘴吧!」
    話聲未落,西昂一腳將地上的沙塵往上踢飛。
    「哇?!」
    男人的視力被漫天捲起的沙塵給擋住,不由自主地抬手去遮住自己的臉。
    西昂怎麼可能放過這一瞬間的絕佳空檔……
    男人原本劃著魔方陣的手臂被西昂一扭,整個人直接被丟飛出去。
    戰鬥就此乾淨俐落地落幕了。
    西昂宛如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似地站在原地,慵懶地轉了轉頸部之後──
    「原來只是這種貨色……」
    西昂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雙方的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    
    演練場裡的人被西昂巧妙高超至極的技法給震住了,現場一片靜寂。
    學生們凝視著西昂時,眼中都充滿了羨慕和嫉妒的色彩。
    西昂理所當然似地承受著眾人這複雜的視線。
    他的姿態如同天生的英雄一般讓人讚歎。
    然而,只有萊納一個人還是頂著既看不出絲毫有佩服之意,但也瞧不出一絲嫉妒之情,依然有著濃濃睡意的眼神。他伸手拍拍跟其他學生們一樣,驚歎地說不出話來的姬法的肩膀。
    「妳是說,妳要我參考剛才的動作?」
    「啊?不,我是說……唔,我想大概是不可能吧……」
    「妳總算搞懂了哦?那今天的課,小的就先……唔……」
    這時鐘聲響起。
    那是宣告今天的課程結束的信號。
    頓時演練場裡的學生們歡聲雷動,眾人開始魚貫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萊納見狀,臉上突然露出失望的表情。
    「完蛋了……竟然沒蹺成課……」
    「……我說你這個人到底在胡扯什麼東西啊!你根本就一直在這邊睡覺而已啊!」
    姬法頂著驚愕的表情說。
    然而萊納的表情卻變得更加陰鬱。
    「可是,因為姬法的雞婆,今天我可是上了所有的課耶?」
    「請問,那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才多咧。如果因為我今天的表現而獲得教官們的好評,一不小心出人頭地了,最後還得被迫接受一大堆有的沒的麻煩工作的話怎麼辦?」
    萊納竟然可以頂著一張嚴肅正經的表情講出這些話來,姬法定定地看著他的臉好一會兒之後,無奈地抱著頭說:
    「如果萊納因為這樣就出人頭地的話,我一定會覺得自己升天成神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就在此時,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哇哈哈!兩位的夢想可真是大器啊……既然如此,當姬法升天成神的那天,期望妳也能讓我得到幸福囉?」
    是西昂。
    西昂不知何時已站到一直坐在地上交談著的兩人面前來了。
    「咦、啊、西昂……不對,阿斯塔爾先生?!那個、這個……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姬法因為太過緊張,聲音都變尖了。
    西昂見狀不禁露出苦笑。
    「叫我西昂就可以了。至於妳問我怎麼會知道妳的名字……這個學院裡比較出色的學生名字,我幾乎都背起來了。」
    「啊?比較出色……?」
    西昂點點頭說。
    「姬法.諾爾斯。所有的科目都拿到平均以上的成績,再加上個性開朗,容貌端莊秀麗,很得大家喜愛。」
    「啊?不,那個……你說容貌端莊秀麗,我哪有……」
    獲得西昂如此高度的評價,姬法整張臉都羞紅了,但是卻又頂著不全然覺得不好意思的表情說:
    「怎、怎麼辦才好呢,萊納?他說我容貌端莊秀麗耶。啊哈哈、啊哈哈哈!」
    姬法兀自無意義地傻笑著。
    一旁萊納小聲地說道:
    「褒得太過火了。」
    啪!
    腦袋隨即吃了一記拳頭。
    西昂望著這兩個人的無厘頭互動模式好一會兒,然後對姬法說: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提議,姬法。妳願意投效到我底下嗎?」
    「啊?投效?」
    「嗯。學院不久之後為了加強訓練會進行分班作業,以便以隊伍為單位進行交戰,如果妳投效到我底下,我就可以走後門策動一下,讓妳跟我被編到同一班。妳應該了解,如果能跟我同一班,對往後的發展會相當有利的?」
    「可、可是,阿斯塔……不,嗯,西昂要的一定都是一些有才能的人吧?像我這樣的人……」
    「沒這回事。妳相當有才能。我絕對不會讓妳感到後悔的。」
    西昂說完,輕輕一笑。他的笑容洋溢著異常的光芒。西昂的舉手投足之間再再散發出「好青年」的特質來。
    儘管西昂已經打了這樣的包票,姬法卻還是舉棋不定,也不知為什麼,她有意無意地瞄著萊納。
    「可是……」
    「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姬法?……人家不是說對妳會很有利嗎?妳就去吧
?這麼一來,我也可以每天睡懶覺……」
    萊納的鬼話還沒扯完,看到姬法莫名地露出悲傷的表情,他也不由自主地住了嘴。
    這時西昂又說話了。
    「啊,是這樣的,當然我一開始也打算找萊納一起投效到我底下來。」
瞬間。
「真的嗎?!」
「啊~~這太麻煩了,我就免了吧~~」
「「你說什麼?!」」
姬法和萊納的聲音同時響起。
緊接著姬法罵道:
「為什麼不要?!這可是非常光榮的事情耶!大家都知道,只要跟著西昂,絕對可以出人頭地的呀!」
然而,萊納對姬法的這番說詞卻深不以為然,明顯地露出不悅的表情。
「我就說~~我就是不要嘛!當你出人頭地的時候,可不是要被迫做一大堆自己根本就不想做的工作嗎?我這個人啊,只要能夠讓我好好睡午覺,我就覺得這一天可以結束了,這樣的人生就有價值了……」
「這樣的生活不叫有價值的人生!」
「咦?是這樣嗎?」
「就是!你這個人真是的。早就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所以才會叫你閉上嘴巴,照著我的話……」
   然而此時,萊納卻打斷了姬法的話,頂著若無其事的表情說:
    「話又說回來……我說啊,為什麼會有人找上我呢?誰不曉得我的成績有多爛?怎麼想我都覺得西昂要的只有姬法一個人呀~~」
    「啊……」
    不知道為什麼,萊納的這一番話又讓姬法的臉因為悲傷而整個扭曲了。
    萊納不明瞭姬法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弧疑地歪著頭。
    不過,不管怎麼說,萊納說的也是有道理的。
    有人想找萊納入伙確實是很奇怪的事情。
    西昂找上萊納,只不過是為了要拉攏姬法所做的順水人情罷了。因為……唔,箇中理由自不待言,眾人皆知,萊納的成績總是墊底,而且他本身一點鬥志都沒有……
    除非是好奇心特重的人,否則怎麼會有人想網羅萊納這樣的人呢……
    說穿了,這件事果然有蹊蹺。
    此時姬法頂著陰鬱的表情,小聲地嘟噥道:
    「笨蛋萊納……如果你自己都這樣瞧不起自己……我們是會被迫分離的……」
    不意此時西昂卻打斷了姬法的話,滿臉笑容地說道:
    「快別這麼說,萊納似乎會錯意了。我可是打心底希望你也能投效到我手底下的呀。」
    「啊?為什麼?」
    萊納呆頭呆腦地反問道。
    西昂仍然帶著滿臉的笑容說:
    「嗯。真要說起來,也許就是投緣吧?你看到我絲毫沒有驚訝的表情,更不會嫉妒我。偏偏我看老是一臉茫茫然的你也非常對眼。」
    「也就是說,哇……你的意思是說,你愛上我了?唔……抱歉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投效到你底下……」
    就這樣,萊納隨便掰了個理由,結果還是拒絕了西昂。不對,應該說,打一開始,他就不想跟任何人扯上關係。一來這種事情讓他覺得很麻煩,二來,他對出人頭地什麼的也一點興趣都沒有。
    只是,他始終搞不懂,為什麼每次自己拒絕西昂的邀約,姬法就會露出悲傷的表情……
    「啊,今天怎麼莫名其妙地好想睡覺啊……」
    然而他也沒有那麼大的鬥志會去為這種事情煩惱。
    於是,姬法也不知為何而莫名沮喪地低垂著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
    此時西昂的表情為之丕變。從剛才的好青年特有的笑容,一變而為惡魔般的微笑。
    然後,他把臉湊到萊納的耳邊……
    「喂,我說你啊,可別因為我主動找你,就把尾巴蹺得太高哦,萊納。我剛才不是說了,我看你很投緣?其實我想要的是擁有『複寫眼』的你啊。」      
    「你說什麼?!」
瞬間,萊納那慵懶無力的身體一躍而起,從西昂身邊跳開,離得遠遠的。
突然顯得驚慌失措似地,他說道:
「你、你、你在說什麼啊……我對『複寫……』不……唔,我對那種東西可是一點都不懂……」
然而,西昂此時卻又露出先前那種好青年的爽朗笑容說道:
「萊納,何必這麼謙虛呢?我知道,其實你隱藏了真正的實力。因為我已經親自前往你以前棲身的孤兒院去調查清楚了。」
「你……」
瞬間,萊納整個人僵住了。不過他還是想辦法裝出很平靜的樣子,繼續說道…… 
    「你、你在鬼扯什麼,我真是一頭霧水啊。好了,我要閃人了。投靠別人底下工作可是件麻煩的事情……」
    萊納說完,便轉身背對西昂,踩著笨拙的腳步作勢要離去。
    不過……
    那個爽朗的聲音仍然從背後追著萊納而來。
    「如果你不肯跟我合作,我就把你的底洩漏出去。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去。你總該知道,如果你隱藏的能力被知道的話,會造成什麼後果吧?」
    「唔……」
    萊納聞言停下了腳步。







    「複寫眼」。
    人們總是以充滿恐懼和厭惡的感情陳述這個字眼。
    一向如此的,然而……
    萊納歎了口氣,回過頭來。
    用他鬆垮無力的眼睛瞪著仍然帶著爽朗笑容的好青年西昂。
    「你明知道我的來歷卻還要我?」
    於是,西昂喜孜孜地笑了。
    「如果我不要你,大概也沒有人會要你了吧?現在,你有什麼打算?願意投效我嗎?或者……」
    「唔……唉,是、是。我知道了。我就跟你合作吧!真是的……你一直都是用這種威脅的手段來募集同志的嗎?其實你根本就是個惡魔,對不對?」
    萊納說道。莫名地,西昂卻露出了苦笑。
    「彼此彼此啦。好,就這樣,後天就要分班了。我得先去打點一下,把你們安排到我的班來。今後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西昂說完便快速離去。
    萊納一邊歎著氣一邊目送著他的背影離去,緊接著姬法不解地問道。
    「咦?耶?這是怎麼一回事?也就是說,結果萊納也成了西昂的同志了,對不對?」
    萊納聞言,歎了一口更深的氣。
    「……看來麻煩大了……」
    「你真是的!好不容易才抓到一條可望出人頭地的道路,幹嘛老是講那種洩氣話啦!啊,不過……」
    此時,姬法瞬間陷入沉思。
    「剛才西昂──他是不是提到什麼萊納隱藏起來的能力之類的話?那是什麼意思?」
    姬法這麼一問,萊納不禁嚇了一跳。
    不過他還是想辦法掩飾了過去。
    「沒什麼啦。難道妳覺得我看起來像是有這種能力的人嗎?」
    姬法定定地凝視了萊納好一會兒,然後很乾脆地搖搖頭。
    「看起來不像。」
    「喂,別否定得這麼乾脆~~」
    「可是不像就是不像啊。啊!如果真要勉強說起來,他指的是不是你沒有鬥志到出類拔萃的特質?搞不好真的就是這一點。西昂身為一個精英份子,難道他是看中萊納的懶散無力,想拿來做為緊張生活當中的一帖清涼藥劑嗎……啊,也許是這樣呢。只要跟萊納在一起,我也會覺得很快樂呀~~」
    姬法兀自說著這些對萊納而言算是很失禮的話,還自個兒不停地點頭稱是,萊納不禁愕然地看著她。
    「妳是說,妳每天都過著那麼緊張的日子嗎?」
    姬法聞言,臉上的表情瞬間陰暗了下來。
    「呼,清純的少女可是有很多煩惱的事情呢……」
    「哦……借問一下,這個演練場的哪個角落,有「少女」這種值得讚許的生物存在……啊,好痛?!人家只是開個玩笑嘛!別打我啦?!哇!」
    萊納一邊口中唸唸有詞,一邊驚慌失措地四處逃竄,躲開姬法奮力地揮舞著她那足以在實習戰鬥當中、成績名列前茅的拳頭。
    夕陽餘暉已然籠罩了整個演練場。



 

(博客來網路書店有也其他章節的線上試讀唷: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09126)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風
  • 為什麼是貼這裡呀~~~?
    (說實話,我比較喜歡萊納發飆殺死好多人那裡...)
    謝謝提供~~我看的很爽~~
    (目前進度只到第二集...)
    有空的話我會再來拜訪的!
    無聊的話也可以到我的網誌唷~~(同樣是痞客唷~~)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