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_top.jpg


唷~大家好哇。上週到本週是奇幻戰隊的地獄週,眾人處於趕稿地獄中。即使是不需要編書的狄曼,也被國際書展猛烈攻擊。
莉娜我也沒閒著,就忙著「拜訪」各家盜賊,替自己跟高里存點過年的花費。
啥?問我成果如何?嘿嘿,嘿嘿嘿嘿~~怎麼可能跟你們說!
上回的故事還沒經過修飾,所以有點傷大家的眼,真是抱歉啦。
現在莉娜收到新稿子,就來這邊貼給大家看囉,不過,據說跟書還是有「微妙」的差異啦。



第一章 欺負盜賊和過夜都要小心喔

有人正在追趕我。
……啊,要是你說「那又怎樣」,我可就傷腦筋了。不過……的確,這在天底下不算什麼新鮮事。尤其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只是呢,說故事總得講究布局和高潮,所以我不得不從小事講起。希望你能體諒,我是不得已的。
先不管這個,追兵們應該快要追上來了。
他們是盜賊。
眼前這件事──簡單的說,我因為找不到「工作」,手頭也開始愈來愈緊,所以就從盜賊的巢穴裡,悄悄地、意思意思地拿了少少一點點的寶物。
這法子行不通。
我真的只拿了一點點。
比小妖精指甲上的灰塵還少。
那些傢伙就沒完沒了、沒完沒了、沒完沒了的一直纏著我不放。
……小器的傢伙。
不過,我也沒聽說過哪個慷慨的傢伙去當盜賊。
雖然還沒有危急到躲躲藏藏的盜賊身影已經緊追在後的地步,但畢竟我這少女的玉腿如此纖細,比不上臭男人的腿,被追上只是遲早的事。
啊啊,可愛的美少女莉娜,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呢?
……莉娜是誰?就是我啊!
…………
正在胡思亂想的我,突然停下腳步。
道路兩側的林木枝繁葉茂,幾可遮天。杳無人跡的小徑,穿越樹林延伸下去。正午的陽光十分明朗。
看在眼裡,一切都與前一刻無異。
可是──
鳥鳴聲消失了。
密林深處,盤踞著毫不隱藏的殺氣。
──我被包圍了。
看來敵人運用地利占了先機。
我本來想講些話,但是又想不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詞,於是暫且保持沉默。
我停下腳步等待。
這是表示「我知道你們在跟蹤我啦」的意思囉。
這裡雖然是森林的小徑,但也有一定的寬度,打鬥時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施展。要是冒冒失失地停在路窄的地方,旁邊的樹叢裡可能會有人突然給我一刀。
不一會兒,一個男人從森林中出來,走到小徑上,作勢擋住我的去路。
「終於逮到妳了,小妞!」
這個頂上無毛又戴著眼罩的大叔,講出來的陳腔濫調台詞,這年頭連殭屍和骷髏人都沒在用了。
他赤裸著上身,一副極力告訴別人「我是盜賊首領!」的德性,手上再拿把彎刀,簡直就是──最晚在故事進行到一半左右,就會被三兩下解決的角色。
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有如抹了油脂一般,閃閃發亮的肌膚(嘔~~)。
「妳居然敢惹上我們!」
我聽膩了。
雖然我早就覺得,這些傢伙腦子能塞進的單字數目,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個。
不過,難道不能稍微換點新花樣嗎?
「這筆帳我會好好的跟妳算清楚。」
這個嘛……大叔……
「我是很想這麼說,不過──」
他露出不懷好意的賊笑,讓人看了不禁作嘔。是怎樣啦?
「老實說,我不想和妳打。要是真的打起來,我們大概占不到什麼便宜吧。妳他媽的很屌啊。
──啊,不不不,我是在誇獎妳。妳搶劫手段真有一套。瞬間誇張的魔法到處亂炸,全部都失火了,老大也燒死在火裡,大夥還在呼天搶地時,才頓時發現寶庫裡的值錢玩意都被拿光了。連我們都沒有這麼狠哩。」
──呃,也許真的有這回事吧。
沒什麼不好啊。我的座右銘是「壞人沒有人權」。
「妳真的很厲害──所以嘛,本來為了幫老大報仇,我們不是該把妳給殺了,就是得一直拚到你死我活為止。想也知道,這樣對我們兩方都沒有好處。所以……怎樣,有個法子,想不想加入我們?」
講這種完全沒道理的話。
我不是在開玩笑。
我最討厭做壞事了!
……真的嘛。
「要是妳把寶物還來,加入咱們,那我就大發慈心原諒妳殺死老大和同伴。
──如何?這交易挺划算的吧。妳只要乖乖聽我的話就好。我不會讓妳缺錢用,而且會對妳很好喔。喏,怎樣,這主意不錯吧?」
他露出笑容,一副打算糾纏不清的樣子。
哈哈。
是這麼回事啊。
總之這傢伙似乎在幾天之前,都還是個二號人物。
不過,在我前幾天惹出的事件當中,碰巧頭目死了,讓他得到了垂涎已久的頭頭位置--輕鬆毫不費吹灰之力。
因此,他之所以一心一意想追捕我,與其說是要報仇,不如說是想拿回寶物,還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我的力量和身體。
不過很不巧的,我可沒壞到會去和盜賊合作。
最重要的是,我一點都不想和這種一副賊樣的大叔勾肩搭背,聽他說「妳今天幹活幹得怎樣啊?」的這種話。
果然──
我要的男生只有白馬王子!
……啊,開個玩笑而已。
「妳最好快點回答,我可沒閒工夫在這種地方晃,還得去找個新的窩咧。」
這個男人變得相當多話。
他感覺到我帶給他的壓力。
我從剛才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
我平常說話的聲音,是女孩子清脆響亮的嗓音,要是開口講些有的沒的,他也就多少可以喘口氣--當然,我可沒有義務要這麼做。
他繼續自說自話。
我只是靜靜站著。
我非常清楚,他漸漸變得焦躁不安了。
就先讓他講個夠吧。
「……喏,怎樣啊,喂?」
「我才不要。」
我一口回絕他。
在不顯得不自然的範圍內,盡量壓低聲音,斬釘截鐵地說。
「什麼……」
這傢伙一張嘴張得大大的,臉色一下子遽變。
「……妳這!」
好不容易才擠出話來。
「妳這女人……讓妳幾分妳就得意起來了!既然如此,我也有其他解決方式!妳給我等著,我要把妳砍成一塊一塊……你們通通都給我滾出來!」
號令一下,森林裡亂哄哄地出來一堆男人,把我圍住。人數大概是十幾個人。
「太少了吧。」
我老實說出自己的看法。
他很明顯在慌亂了。大概是看我見到這麼多人也不為所動,嚇到了吧。
「哼!當然不止這些。咱們還有同伴躲在森林裡,正在用弓箭對準妳。我一聲吆喝,妳的身體就變成一塊一塊、一片一片啦。不過咧,要是妳現在道歉,倒勉強可以饒妳小命,怎樣啊?」
擺明了在說謊。像森林裡還有沒有人這種事,只要是稍微有點本事的劍士或魔導士,都可以立刻判斷出來。
何況是身兼劍士與魔導士的我,這點小事不可能不知道。
了不起吧!
不過看樣子這麼一來,還是得用武力來解決了吧。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到此為止!」
話聲響起。
大家都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那裡站著一個男人。
樣子像是旅行的傭兵。
手中出鞘的長劍,反射著正午的陽光。
真希望這時能播放管樂器的背景音樂啊~~
他的胸甲似乎是巨鐵蛇的鱗片做的,泛著黑色的光芒。身材健碩修長,是典型以技巧和速度見長的輕裝戰士。
淡淡的金髮,容貌相當英俊。
「你們這批小賊,還是夾著尾巴趕快逃走吧,這樣我還可以饒你們一命。」
真是大言不慚。眼看著盜賊首領的臉色脹得通紅,胡亂地大吼。
「煩死了,你這哪來的混帳,怎麼突然冒出來!」
「你們不配知道我是誰。」
……喂喂,那邊那位老兄。
不用這麼傻眼吧。
但沒辦法,說真的,我自己也是一副苦瓜臉。
這種人真的不少。
我指的是,一旦有人遇上麻煩,就一定會無緣無故出現的傢伙。他們不知為何通常很英俊,也都還算厲害。
「耍什麼屌啊,這樣的話就先解決你好啦!大夥上啊,宰了他!」
「喔!」
就這樣,照著老樣子,武打戲上演。
我想幫助那個男人,可是又不能不顧到他的面子。
於是我就演女主角演到底,毫無意義地在旁邊東奔西跑,還一邊尖聲喊叫。
……這樣真的挺好玩的。
我因為喊得太專心,所以也不太了解接下來的一連串過程;但無論如何,結果可是相當清楚。
不用講,那個男人贏了。
「沒事吧?」
他轉過身面向我,然後……瞬間說不出話來了。

將將~下篇待續唷☆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