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秀逗大大
又到了秀逗魔導士內文試閱的時間啦^^
第六集的Slayers呢,出現了許多熟悉和全新的敵人,
包括了超強暗殺者祖馬,和能憑空消失的魔族塞格拉姆......

這次的敵人花招百出,戰術讓莉娜摸不著頭緒,

此外,小編我在想要不要爆個雷呢......
透露一點點好了><~~~~~~~~~~
「這集會說出超人氣角色傑洛士的真實身分喔!!!!!」

就說到這裡吧,請享用──

 

 

第一章  你們這些傢伙不要突然復活啊

 

我被人跟蹤了。

明知如此我仍裝作渾然不覺,一個人走著夜路。

從我離開旅舍之後,這個人就一直跟著我。

若是要猜嫌疑者的話,那真是多到數不完。

我要回旅舍去嗎?還是──

經過瞬間的猶豫,我還是決定維持原本的步調,筆直地往城外走去。

雖然已經半夜了,但好像仍有酒吧還沒打烊,喧譁聲隱隱約約地夾在風中飄送而來。

不過聲音越來越小了──

沒多久我就離開了城鎮。

這個人仍跟在我身後。

當我走上穿越森林的路時,天上的滿月被雲朵遮住了。

四周隨即陷入黑暗。

我趁這個機會隱藏自己的形跡,躲到附近一棵樹後面。

那個人一步步向我走近。

很快的,月亮再度探出頭來──

「阿梅莉亞!」

「哇啊?!

她被我的聲音嚇了一跳,不禁發出哀號。

「妳不要嚇我啦!」

「嚇妳?阿梅莉亞,妳這樣一句話都沒說就跟在後面,我還以為是被敵人跟蹤了耶!」

「可是,人家看到妳溜出旅舍嘛……妳是要去消滅盜賊吧?」

「唔!」

我心中的想法突然被她說個正著,一下子啞口無言。

「沒……沒錯!一般來說,要不是為了消滅盜賊,女孩子怎麼可能大半夜的一個人離開旅舍。」

我轉變了態度,自暴自棄地說道。

「要是被不懂少女心的高里和傑路發現,大概又有話要說了……不過,阿梅莉亞,妳該不會是來阻止我的吧?」

她聽到我這麼問,堅定地搖了搖頭,背後彷彿有雷電閃過一般,說道:

「不,我要和妳一起去!」

喂喂……

「妳是……認真的嗎?」

我忍不住反問。

「當然!這些盜賊只因為自己的利益與欲望得不到滿足,就盜取他人的財物,成群結黨做盡一切壞事。無論有什麼理由,我都不能放過這樣的惡行!所以,我們快去消滅他們吧!」

「等、等一下!」

我連忙出聲叫住暢所欲言後就自顧自地快步往前走的阿梅莉亞。

她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問我:

「妳該不會叫我別跟來吧?」

「不是。」

我豎起食指說道:

「寶物一人一半喲(心)」

 

於是──

夜晚的森林中,閃耀著攻擊魔法燦爛的火花。

 

「唔唔,收穫沒有想像中多……唉,在這種荒郊野外,盜賊團的生意大概也不好吧

在回旅舍的路上,我背著裝滿寶物的背包喃喃地抱怨著。

這一帶是位於卡爾瑪特公國稍微偏北的位置,離大城市和道路都有段距離,是個不折不扣的北國。

事實上,在這種地方出現盜賊團反而稀奇。但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是什麼時代和地方,壞人好像都會源源不絕地出現。

像我自己就毀滅了很多盜賊團,有段時期我還擔心盜賊人數會不會就此急速下滑,最後被國家列為保育類動物,但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不知道這是幸還是不幸。

雖然發洩了壓力,但我還是因為收入太少而有些不滿,相反的,阿梅莉亞心情卻非常好。

「別在意這種事!」

她無憂無慮地對抱怨連連的我說道。

「無論如何,這下子又有邪惡被消滅了!雖然還看不到光明的未來,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已經踏實地往前跨了一步!」

隨便妳啦……

「話是這麼說,不過阿梅莉亞……妳知道我們最近的旅費是從哪裡來的嗎?」

聽我這麼問,她沉默了片刻,說道:

「這……該不會……

我表情沉痛地用力點頭──

什麼都沒在想的高里。

只想著要伸張正義的阿梅莉亞。

不想在人前露臉,又洗手不幹壞事的傑路剛帝士。

這樣一夥人,要怎麼做才會有收入呢?

我們要是在大都市或道路附近,又不趕時間的話,倒還過得去。

問題是在目前這種狀況下,我們可沒空悠哉地接受護衛或運送貨物的工作。

眼看開銷不斷攀升,我無計可施,只能小心翼翼地溜出旅舍,勤勉不懈地欺負附近的盜賊,藉此賺取一些積蓄。

唔,雖然這麼做多少是出於個人興趣,我有時候也會暗藏一些寶物,沒有全數充當旅費……

這該說是順帶的收穫,還是勤勞的報酬呢……

就在我心裡想著這些事的時候──

「等一下,莉娜。」

阿梅莉亞的聲音讓我停下腳步。

「怎麼了,想上廁所?」

我問她,但她搖搖頭說道:

「有東西。」

她突然嚴肅地說道。我連忙探查四周的氣息。

入夜的森林裡,只有我頭頂上的「光明術」以微弱的光線照著四周。

沒什麼可疑的地方啊……

「什麼都沒有嘛。」

「不對,真的有……

她很肯定地說道。

畢竟她──或許應該說是擔任巫女的人,通常都擁有特殊的能力,能夠莫名其妙地知道原本不可能知道的事。看來阿梅莉亞也具備這種能力。

現在應該就是這種情況吧。難道對方是能完全隱藏住自己氣息的高手,連我和阿梅莉亞都無法察覺他的存在?

我背靠著阿梅莉亞的背,拔出腰上的短劍。

在這瞬間──

蟲鳴聲消失了。

沉默降臨在夜晚的森林──

接著,有股殺氣向我們襲來!

「來了!」

我聽到阿梅莉亞的聲音,不禁轉過頭去,看到一個黑色影子馳騁在黑夜中。

那是?!

我連忙唸誦咒語,然而──來不及了!

影子飛奔而至,我拚命揮劍。

鏘!

影子立刻用雙手把我的劍折斷。

「唔!」

我迅速向後躍。影子一腳朝著我上腹踢來。

躲不掉了!

但是──

黑色影子被人擊飛。

阿梅莉亞千鈞一髮之際發動踢擊,把影子踹開。

影子終於停了下來。

「你是誰?」

阿梅莉亞站直了身子向黑影發問,不過回答她的人卻是我。

「是個我認得的傢伙,我記得他的動作……

我說著,狠狠盯著這個傢伙。

「我就是最不希望看到你復活啊,暗殺者祖馬……

 

「他就是祖馬?!

阿梅莉亞目不轉睛地望著祖馬問道。

妳不是也見過他嗎……

此刻的祖馬和以前一樣,一身黑衣,臉上罩著黑布,只露出眼睛的部分。暗殺者大多是這種打扮吧,也難怪阿梅莉亞認不出來。

這個人就是之前在某個事件中對我下手的暗殺者。他在與高里的決戰中失去雙手,落敗逃離,不過……

他居然復活了。

的確,若是施以高位神官使用的法術,要讓手腳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沒想到當時沒給他致命的一擊,竟留下這種禍患……

「你來做什麼?!要你取我性命的委託人已經不在了,被我們打倒了!」

雖然說這話應該沒什麼用,但我還是姑且這麼說了。

他的回答可是無比直接:

「訂金已經收了,工作還沒完成。」

真是麻煩透頂的職業道德,這樣子做這一行會很累喔。

「看來再怎麼說服也是沒用的!」

阿梅莉亞說著手指直直地指向祖馬。

妳根本就沒打算說服他吧……

我心裡嘀咕著。

「受人僱用、奪人性命,徘徊在黑暗中的人啊!要是你還沒發現自己手上沾滿鮮血,就別無救贖之道了!如果法律沒辦法制裁你,就由我替天行道,將你定罪!」

為什麼她就是不能簡單明瞭地說「該死的暗殺者,再不反省我就要揍扁你」呢?

唉,這種事也無所謂啦……

「倘若你的心還剩下一點人性……

炎之矢!」

我打斷阿梅莉亞沒完沒了的開場白,釋放出唸誦的法術!

十幾支炎之矢朝暗殺者射去。當然,他是沒機會躲掉的。

「『虛靈障界』。」

祖馬喃喃低語。

應該可以擊中他的炎之矢,剎那間在空中散落開來。

「什麼!」

我和阿梅莉亞失聲大叫。

他大概是料到我會展開攻擊,所以事先唸誦咒語了吧。可是這種法術我連聽也沒聽過,更別說是見過了。

祖馬朝我疾奔而來。

我連忙唸誦下一個咒語。

來得及嗎?

「別想得逞!」

阿梅莉亞移動腳步,朝祖馬奔去。

這一瞬間──

祖馬突然改變了前進的方向。

目標是──阿梅莉亞!

「啊?!

阿梅莉亞完全錯失攻擊的時機,不禁叫出聲來。

砰!

祖馬一腳將她踢個正著。

……!」

咚!

阿梅莉亞還來不及出聲就被祖馬重重地踢飛,不偏不倚地撞上背後的樹幹。

難道這傢伙一開始就打算先解決她?

祖馬看也不看倒下的阿梅莉亞一眼,就直接往我的方向衝來。

這時我的法術完成了。

黑霧炎!」

「──?!

我感覺到祖馬的慌亂。

我製造出的黑色雲霧,把向我攻來的祖馬以及他的四周全部籠罩在黑暗中。

這是祖馬之前對我使用的法術。

這麼一來我就看不到黑霧中的祖馬了,但同樣的他應該也看不見我。

我移動腳步,口中唸起光明術的咒語。

等到他從黑霧炎籠罩的範圍衝出來時,我就用這個灼傷他的眼睛,然後再用攻擊魔法給他致命的一擊!

不過──

他沒有出來。

「莉娜,上面!」

就在我聽到阿梅莉亞大叫的瞬間。

光明術!」

這下可沒有機會抬頭張望了。

我把唸誦的咒語朝正上方釋放出來!

就在我閉上眼睛、扭轉身子離開腳下的位置時,耀眼的光芒透過眼瞼刺進我的眼睛。

我釋放出的亮度最大、持續時間為零的光球,在我頭頂上炸裂。

上方再度傳來慌亂的氣息。

祖馬的眼睛被刺痛了嗎?!

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一樣東西觸碰到我的肩膀──應該說是肩甲。

黑魔波動。」

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轟!

我右肩的肩甲應聲碎裂。

要是沒有阿梅莉亞的那聲喊叫,現在被擊碎的大概就是我的頭顱了吧。

祖馬不知道什麼時候脫離了黑霧炎,從上方向我發動襲擊。

但是──

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不過祖馬的眼睛現在應該看不見東西才對!

我再度睜開眼睛,唸誦起咒語。

祖馬又朝我衝過來了!他是循著唸咒的聲音找到我的嗎?!

烈閃槍!」

阿梅莉亞從旁施法。真不愧是超合金少女,挨了那麼沉重的一腳,居然這麼快就復活了!

「嘖!」

祖馬無奈之下只能放慢速度,阿梅莉亞擊出的魔法正好從暗殺者的眼前飛過。

這傢伙的眼睛真的看不見嗎?

他大概是依靠聲音和感覺行動的吧……

不過現在輪到我了!

火炎球!」

轟隆!

火苗散布開來。

風聲呼嘯而過。

我擊出的火炎球就在暗殺者的腳下炸裂。

但是爆炸的煙霧還未平息,一道黑影就衝破火焰一躍而出!

怎麼可能?

在我這麼想的同時──

冰之矢!」

阿梅莉亞的聲音再度響起。

成功了!

我在心中吶喊。

如果祖馬是依靠風勢判斷情況、設法閃躲的話,那麼現在他四周的空氣已經被我的火炎球打亂了,他絕不可能完全躲過這十幾支朝他飛去的冰之矢!

可是──

「吒!」

祖馬輕鬆地閃掉所有向他飛去的寒氣箭矢!

這傢伙眼睛看得見嗎?!

祖馬朝我逼近!

這時──

我看到了!

上前襲擊我的暗殺者,兩眼確實是緊緊閉上的。

果然,他不可能看得見東西!

我背上閃過一陣寒意。

只能把手上的半截斷劍往祖馬扔去了,這是我此刻唯一能做的事。

暗殺者已經近在眼前了──

颯。

草葉微微擺動,發出輕微的摩擦聲。

等我回過神來,祖馬已經向後躍開了一大步。

咦?

「到威森地來。」

祖馬低聲說道。

他的口吻像是見到獵物逃走的獵人。

「不來的話,有人會死。」

他丟下這句話後立即轉過身去,整個人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呆呆地站了一會,問道:

「為什麼突然……

「因為妳的救兵來了吧。」

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

「唔哇?!

我連忙轉頭,看見一個穿著黑色袍子的人影佇立在黑暗中。

「傑洛士!」

        我失聲叫了出來。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笨龍
  • 這次的試閱好精彩,馬上就出現熟悉的敵人了。
  • tyer
  • 我想吐槽第五集的背面介紹其實已經說了...
  • 小道
  • 還好啦,對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人而言,「獸神官」三個字也未必代表什麼意義吧。
  • 葉月
  • 好看XD

    第六集一定要包下來XD
  • 鏡
  • 請直接告訴我何時出版吧ˇ
  • Shiki
  • 試閱先瞄過了~
    反正無論如何一定會繼續買下去的~~
    衝Slayers進度的同時~
    也別忘了傳勇傳阿~~
  • Antscreate
  • 第六集拿到手看完哩~~果然一如往常的精彩好看!
    不過有個很重大的地方,人名翻錯了啦|||Orz
    p164的倒數第三行,那不是『拉多克』是『拉爾泰克』才對……
    還有,這次的封面好像怪怪的,我拿到的本子,封面竟然有一塊像是褪色的感覺……這應該不是原本封面圖片的問題,原文書就沒這問題……
    當時因為太興奮了,沒仔細看,直接拿了一本就走,不知道有沒有人也遇到同一問題的?
  • fflightnovel 梅爾
  • DEAR Antscreate,
    不好意思,沒能把p164頁上的誤植挑出來。

    另外關於第六集顏色的問題,
    這是因為封面用紙的差異,
    台灣版的書衣用紙與日文原文版的紙質不同,
    我們的紙顏色偏藍,所以無法100%的呈現出原版的顏色。

    以上
  • Antscreate
  • 呃,其實並不是跟原文書色差之類的問題喔,因為我後來去換的書,封面上就沒那塊……
    那應該是印刷過程裡出問題的書吧,不過也的確有這種情況,所以才寫上來讓大家注意封面。
  • fflightnovel 梅爾
  • 原來是瑕疵品,
    那可能是在印刷裝訂時造成的,
    我們會向印製的廠商反應。

    謝謝Antscreate的提醒^^
  • 過路人
  • 這一次拿到小說,真的很想讓人一次翻閱完畢啊
    不過當我看到拉多克父子最後的橋段
    和電視版Evolution-R的橋段很不同
    於是又再回去看Evolution-R一次.....
    才真正瞭解拉多克會變成暗殺者的原因
  • marry
  • 有看小說和沒看小說的,對EVO的理解方向和理解程度會差很大。
  • 殘翼禦風
  • 真正讓我郁悶的是後記……這就是部下S的個人秀麽……好歹也寫個十幾頁啊!多難得L終於答應讓S多露臉,居然這麽少……誰借我個肩膀讓我哭一下……
  • rhr
  • 她有答應讓S『多露臉』嗎?(笑)
    頂多只是答應讓S主持而己呀=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