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327389.jpg

序章

小孩子是一種很殘忍的生物。

許多人覺得他們很天真,但鮮少人知道,天真其實也是不負責任的同義詞。即使知道,平時也不會注意。

「妳不許到這裡來喔!」

「別把口臭傳給我啦!」

有些辛酸,唯有出汙泥者才能理解;有些悲傷,唯有飽經髒汙者才能體會。那並非什麼大道理,而是一種感覺。

因此,不懂那種感覺的人就會變得極其殘忍、極其殘酷。因為他們無法切身體會受傷的人的痛楚。

口頭上的道德勸說,對他們一點效果也沒有。

「別死皮賴臉地靠過來啦。」

「跟妳一起玩的話,連我們都會被當成『雜種』耶。」

受「小孩子」這種免死金牌保護的人們,不需要對自己言行所造成的結果負任何責任。

不過那也不叫做「惡意」。不懂得痛,不能稱之為「罪」。就像不明事理的野獸,沒有人會責怪牠們殘酷;向小孩子們興師問罪也沒有任何意義。

然而――

「這傢伙是白痴嗎?」

「那是什麼表情嘛?看了就煩。」

即使如此,殘酷的言行傷了無辜的人的心仍舊是事實。現在這裡就有一個人,被那種天真的殘酷蹂躪,痛苦呻吟不已。

「……怎麼了?」

「…………」

「妳叫什麼名字?」

「…………」

她不敢說自己的名字,一旦說了,又會被欺侮。

飄泊民女子與小鎮青年珠胎暗結所產下的小孩名字,鎮上每個人都知道。她被視為混入「小鎮」這個地區社會的外來異物。

「妳的朋友呢?」

她連頭都懶得搖。

「……沒有嗎?」

看著眼前這個既不肯定、亦不否定的女孩子,問話的人不知想起了什麼,臉上出現似哭似笑的表情。

「……其實我也沒有朋友呢。我剛剛搬到這裡,而且……」

「……啊……」

小女孩帶著寂寞的笑容,初次開口。嘴巴雖然張開……卻擠不出半個字,因為她早已習慣了沉默。

一開口,就被嫌口臭;一說話,就被罵自以為是;一哭泣,就被叱囉嗦。

因此,她忘了該如何說話。除了生活最低限度的對話以外,她從不開口。

「我的身體不好……沒辦法跑步,大家都說跟我玩很無聊。」

她眨了眨眼,凝視著眼前伸過來的手。

那隻手看起來非常瘦小孱弱……然而,對於年幼的她而言,那卻是這世上唯一的東西。她千呼萬喚卻沒有人願意給她的東西。

正因如此……

「……妳願意跟我玩嗎?」

像是怕她拒絕,對方畏怯地探問……小女孩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第一章  旅人到來

「你這個全年無休的陰沉傢伙!」

聽見彷彿要將「大熊亭」屋頂掀起的尖銳叫聲,薇妮雅擺放餐盤的手頓了一頓。

不過,那也只有一瞬間,琥珀色眼睛甚至連瞟都沒有瞟向天花板――二樓客房那裡。

因為如果像做早課般地天天聽,任誰都會習以為常的吧。

而且,雖然住宿費有給他們特別折扣是事實,但只要付錢住宿,客人總是客人嘛。反正現在這時間也沒有其他住宿的房客,既不會造成他人困擾,大熊亭也沒有選擇客人的權利。

先不管瑪烏傑魯教徒的朝拜旺季,像現在這種淡季,客人是塔爾斯鎮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尤其對「大熊亭」這種全鎮倒數第一、第二的小旅館來說更是如此。

地方城鎮塔爾斯。

位於萊邦王國東部的平凡城鎮,國教瑪烏傑魯教的一百零五個朝聖地之一,朝拜旺季時倒也頗為熱鬧……但其他時期,不過是個鄉下小鎮罷了。

因此,雖然塔爾斯隨處可見旅館招牌,但多半是農家利用農閒時經營,只有旺季才營業。

不過,因為道路設施完善,喜歡淡季出遊的旅客、巡迴商人和吟遊詩人也會零零星星到此投宿,所以也有少數旅館針對這類客人全年營業。大熊亭就是那種例外的旅館之一。

……言歸正傳

怒罵聲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薇妮雅擺好早餐餐盤時,一切又回歸平靜。這也是每天的例行公事。

過了一會兒,樓梯間傳來下樓的腳步聲。

「早安。」

「您早。」

薇妮雅一如平日回應對方慵懶的招呼聲,回頭望向連接餐廳的樓梯。

那裡也一如平日地出現一個高挑纖細的女子。

及腰長髮與水汪汪的大眼睛都是烏黑明亮,滑嫩的肌膚和潔白的便服更加襯托出那種鮮豔的夜色。並非積極向他人展現的那種豔麗,但端正的五官宛如野花般清秀。

好美!不管是誰都會這麼認同的吧。

然而,不知是否因為臉上總是帶著一股孩童剛起床時的恍惚神情,她的可愛遠較美麗令人印象深刻——她就是這樣一個女子。可能是這個緣故,她並沒有冰山美人那種難以親近的感覺。

住宿名單上記載的名字是――拉蔻兒‧卡蘇魯。

「……怎麼了?」

拉蔻兒微微側頭詢問,又長又亮的黑髮輕輕擺動,就連同為女性的薇妮雅,一時都被她的優雅震懾。

「沒……沒什麼。」

薇妮雅避開拉蔻兒的視線。

(……神明還真是不公平呢。)

每次看到她,薇妮雅就不禁這麼想。

自然捲的紅髮、雀斑、淡褐色的肌膚,再加上那雙不透露內心情感、格外成熟的淡琥珀色瞳孔。

既不美麗,也不可愛。

雖然不至於醜陋,但也缺乏引人注目的魅力與特色――這就是薇妮雅攬鏡自照時的自我評價。

回顧過去十七年的人生,事實上也從未有人誇讚她美麗或可愛。

「另外兩位客人……每天都好有精神呢。」

「真不好意思喔。」

面對薇妮雅的苦笑,拉蔻兒也只能苦笑回應。

「反正現在也沒有其他客人……只要不弄髒房間、不損壞物品,不管是要打架還是圍成圓圈跳舞,都與我無關。」

這家小旅館只有兩名員工,其中之一的祖母身子虛弱,多半在房間裡休息,因此薇妮雅是大熊亭實質上的老闆。至於薇妮雅的雙親,在她懂事以前就已過世,她甚至不記得父母的長相。

「我沒有兄弟姊妹,所以不太瞭解……這種兄妹吵架很平常嗎?」

「嗯……別人家的情況我也不太曉得——」

拉蔻兒的話語忽然停頓。

就在此時,樓梯間傳來另一個人的腳步聲,看來剩下的那個房客也下樓了。

拉蔻兒輕聳肩膀續道:「因為我們家的情況比較複雜……」

「……早……」

左手搔頭,帶著濃濃睡意招呼的人,也是一個高瘦青年。

他的名字叫夏儂――夏儂‧卡蘇魯。

他總是用白色細繩束起如漆長髮,因此平常不太明顯……如今這樣一看,就知道他跟拉蔻兒是雙胞胎。

不過,兩人的風格截然不同。拉蔻兒經常掛著溫柔淺笑,夏儂則老是一副無精打采、百般不耐的模樣。他和拉蔻兒相貌相似,自然也是一個美男子,可是因為帶著某種疲憊的氛圍,予人一種少年老成的印象。

可能是操心過度吧。

然後……

「……早。」

他的右臂前方,一個金髮碧眼的少女在半空中搖搖晃晃,氣鼓鼓地說道。

年紀大概十五歲,嬌小可愛的少女。鮮眉亮眼的外表下,秀氣中帶著尊貴氣質。假如讓她穿上晚禮服,再請她閉上嘴的話,鐵定可以混充深居簡出的大小姐。

然而……此刻被人像貓仔似的拎著衣領,肚臍外露地吊在半空,或許很難讓人感受到她的氣質吧。

平時整齊盤起的長髮也睡亂了似的東翹西翹糾成一團,如果這時她再開口,那真的就無從掩飾了。

她就是剛才大聲叫囂的少女,帕希菲卡‧卡蘇魯。

聽說她是夏儂他們的妹妹……但無論是頭髮或眼珠的顏色、外貌,都找不到任何相似處。也許她是養女吧?

因為我們家的情況比較複雜……

薇妮雅反覆思考剛才拉蔻兒的話。

「你們感情真好啊。」

薇妮雅目瞪口呆地說。帕希菲卡先是古靈精怪地聳聳肩,再用鼻子不屑地「哼!」了一聲。由於她還被夏儂抓在半空,因此耍性子的模樣也顯得有些嬌憨。

看樣子是夏儂強行將鬧彆扭的帕希菲卡拖下樓來。

「本公主才不屑跟這種老氣橫秋的傢伙感情好呢。一天到晚就只會在那兒嫌『麻煩』,我看你乾脆就揹個『真麻煩』的招牌行走天下吧?」

「妳啊——」

「虧我溫~~柔~~地叫你起床耶,竟然嫌我『囉嗦』,倒頭繼續睡你的大頭覺?如果連起床都嫌麻煩,乾脆安詳地永遠長眠吧。」

「……哪!拉蔻兒,」夏儂不耐地說道:「這種超級任性的壞公主,是不是就這麼綁著,直接掛在門口算了?」

「可是又不是在曬肉乾——」

「夏儂哥呀,根本就是缺乏身為下臣的自覺和敬意嘛!做人臣子的,只要能待在敬愛的主公身旁,就該感到無上的喜悅——」

「公主殿下……不知是誰更缺乏自覺哪?」

「你給我閉嘴!」

……這對兄妹每天不斷重覆這種鬧劇,而每當夏儂和帕希菲卡兩人開始感到疲倦時,拉蔻兒就會介入其中,這就是他們相處的基本模式。

還真是有趣的關係啊,薇妮雅心想。

不知為何如此在意他們。每次回神時,眼光總是無意識地跟著他們移動,耳朵也在捕捉他們的對話。

是因為好奇心被激起了嗎……在薇妮雅的眼裡,他們那種奇妙、喧鬧,但又令人會心一笑的鬥嘴格外新鮮有趣。

她特別在意……尤其深感興趣的,就是他們的對話裡經常出現「公主殿下」、「臣子」這種稱呼。

倘若只是單純的綽號或玩笑話,出現的次數未免過於頻繁,使用時機也毫無脈絡可尋。

這三人究竟是什麼來頭?又是什麼關係呢?

其實帕希菲卡是微服出巡的貴族女兒,夏儂他們則是隱瞞身分的隨從――薇妮雅也曾這麼猜測,但看起來又有些不同。總覺得夏儂對帕希菲卡的態度很粗魯、隨便——至少不像是一般公主與隨從的關係。

例如……

「你吃掉了呴?你把那個吃掉了呴?算我看錯你了,夏儂哥!」

震耳欲聾的尖銳叫聲……不,如果她可以像普通人一般說話,那應該是很可愛的聲音吧……

「明明……明明知道人家最喜歡吃蛋包飯!還偷偷摸摸自己一個人吃光!」

「什麼偷偷摸摸,那明明是我的份。」

「閉嘴!只要自己吃飽就好了嗎?你那種自私的想法,本公主承認是一種排擠他人的有效手段……呃,我剛才說到哪了……啊,對對對!因為那種劃一、排外的競爭原理,然後……最後將導致財富集中的……呃……扭曲的社會結構啦!」

帕希菲卡一邊闡述,一邊偷瞄上衣袖口的小紙條。夏儂目瞪口呆地吐槽:

「妳這傢伙,怎麼連這都可以做小抄……」

「要你管!總之,人家要說的就是,為了可愛的妹妹、敬愛的主公,你難道就不能分享一點蛋包飯?難道就不懂得這種做人的基本道理嗎?」

「鬼才知道這種歪理。」

「嗚嗚……拉蔻兒姊~~夏儂哥好無情喲。」

「好好好,我的份給妳,妳別哭哭啼啼地勒住夏儂的脖子嘛。」

就這樣……有道是見微知著,他們總是這個樣子。

他們已經在這裡住了一個星期,但薇妮雅卻是百看不厭。這也許跟她本身是獨生女有關。要是由本身有兄弟姊妹的人來看,或許他們也沒什麼特別,就像是普通的——

「必殺雙刀龍捲風!」

「太天真囉。」

「那只是虛招,其實是極祕幽靈刀斬!」

「還是不夠看。」

「嘖,既然如此,看我的獨門絕技——」

「……啊啊,住手啦,難看死了!」

……或許不能說是普通吧。

刀叉鏗鏗鏘鏘地相互碰撞。

(果然還是有點詭異。)

望著夏儂和帕希菲卡之間莫名其妙的打鬥――話雖如此,也只是夏儂用餐刀隨手擋開一味猛攻的帕希菲卡――薇妮雅想道。

 

*********

 

人影靜靜佇立在薄暗中。

應該……是四個人吧。之所以難以斷定實際人數,是因為這些男人們在各種小地方上有著難以區分的相似性。

相同的髮型、相同的身高、相同的服飾。

不……列舉他們的相異點,說不定比相同點更容易。那些徹底消除個性的身影,排成一排的話,簡直就像站在兩面鏡子間的虛像群。

他們當然並非鏡中虛像,而是肉身活人——如果仔細端詳他們的五官,就可以發現每個人的不同。只不過,這些差異全被埋沒在強制統一的印象裡。

「……靜聽。」

一道白光劃破幽暗。

男人們同時轉頭,動作一致,沒有分毫差距。習慣黑暗的眼睛,正對著宛若毒物的強光,不但沒有瞇起,也沒有背轉過身。他們猶如以同一條繩索操控的人偶,只是面無表情地凝望光線――注視佇立於光芒中的人物。

「肅清使(Purgers)……」

那是他們的名字。

他們沒有其他名字,甚至沒有區別獨立人格的名字。因為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

「吾將賜予爾等全新使命。」

人影以平靜的語氣宣告。

全身在逆光中化為一團黑影,無法分辨人影外貌。然而,切割光線凝立的那個輪廓裡,具有絕妙的勻稱。

不只是單純的美麗而已。描繪身影的線條沒有一絲縫隙,從中編織出的高貴氣質,纏繞著一種駭人的沁寒。

感動人心的美。不僅如此,那鋒利如刀的美甚至教人畏懼。那人物所擁有的,就是這種美。

然而……此刻與其相對的男人們,卻沒有任何讚歎的表情。

對他們而言,美醜不過是單純的記號,他們心裡只有信仰。

為信仰而生,為信仰而活,為信仰而死。

其他皆是無謂的雜念。

「詛咒之魂名為帕希菲卡。」

男人們身軀微顫,彷彿鎖定目標、拉到極限的弓弦般震動不已。

「廢棄公主――帕希菲卡‧卡蘇魯。」

可是男人們的表情依舊不變。

肅清使們不會驚訝。既不會生氣,亦不會悲傷,更不可能縱聲歡笑。他們不會煩惱,沒有感覺,從不思考,只是一味地朝目標前進。

為了突破所有障礙,換取「淨化」目標的能力,他們早已捨棄一切人性。

「……去吧!」

整齊劃一地敬禮後,他們迅速自原地消失,宛如連存在本身都是幻影。

目標一旦決定,他們就馳騁而出,不留一絲殘影。沒有分毫猶豫、沒有半點疑惑、沒有為什麼……等等的質疑。對於徒留人類外殼的殺人機器而言,這就是最適合的退場方式吧。

他們什麼也不思考,什麼也不懷疑。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米卡電氣獸

  • 本來粉想把第一章完整po上去的說,
    因為想讓大家看看小說跟卡通很不同的地方〃´_`〃
    不過,算了,大家想看完整的就趕快翻小說吧,
    這一集真的粉好看呢v(≧∇≦)v
  • Nightmare

  • 能不能請問一下?

    請問賽菲莉絲是在哪集出場的................

    (眾毆)
  • Rio

  • 今天一上班就看到第二集都上架了....
    不過總覺得
    封面的質感跟第一集似乎有點差異
    是我太吹毛求疵了嗎? XD
    不過帕希菲卡那個砂鍋大的肩頭甲是怎麼一回事...( ̄口 ̄")a
    感覺頗笨重的

    然後,請鞭我...
    我常常會把帕希菲卡念成帕菲西亞.......( ̄口 ̄")
  • 米卡電氣獸

  • To Rio
    1.封面的質感??你指的應該是畫法吧?因為設計跟紙質完全跟第一集一樣,至於插畫的方式——也就是那個「砂鍋大的肩頭甲」,就並非米卡所能控制的了:P

    2.鞭你、鞭你,還不快跪下!!(Rio不愧是喜歡御姊型的啊~~)
  • 米卡電氣獸

  • To Nightmare

    賽菲莉斯第二集就出現囉~~v(≧∇≦)v
  • Rio

  • 嗯,對啦
    應該說是畫風... =P

    哇哈,對啊
    Rio從小就是御姐控
    小時後的我,一直到知道『近親生子會產生病變』這件事情之後
    才放棄喜歡那大我四歲的表姊。。。

    想起來,還真是夠了,有沒有那麼嚴重啊。( ̄皿 ̄)
  • tsaelin

  • 星期一拿到預購的書了
    雖然叫自己要克制到週末(指考考生)
    但還是看完了,這集真的是"罪無可赦"啊~(明明就妳自己沒定力)
    不過下次寄書時.....
    能不能在裡面至少包層報紙還是什麼的...
    因為直接用袋子寄,書會受損啊....
    我這本的右上一角壓凹
    左下角稍被折到(雖然儘量壓平了還是有痕跡)
    感覺很心疼啊....泣
  • windknight

  • 啊啊啊啊啊,看不到小说的对岸爱好者掩面痛哭跑过 T_T
  • 風之水

  • 找廢棄公主的資訊無意間來到這裡,
    動畫是都看過看完了(不是TV上看的)
    不過對於故事總有些不滿意,
    後來來到這裡才發現有小說,
    而且也不知道已經出版到第3集了XD
    雖然都還沒有看過小說內容~在這篇有看到一些預告,
    感覺與動畫中有一些設定差異稍微落差,
    不過如果都相同出小說就沒意思了對嗎?(笑)
    至於在人物方面,
    在我知道小說之前我的瞭解都是關於香港以及大陸那方面的人物翻譯,
    所以花了些時間調整一下一些人物名稱(茶~)

    剛才有看過別篇的文章,
    沒想到我認為應該最受歡迎的帕希菲卡排到第二名了咪(笑)
    拉蔻兒(拉克維爾)是第一名>w<
    雖然都我不會討厭@w@

    最後,或許哪天我去捷比之類商店的時候會買來看吧?畢竟有超過1年多沒逛漫畫店~通常一次買就會60本(笑)

    台中某大學生 留
  • 米卡電氣獸

  • To風之水
    是先有小說再有動畫的,因此動畫算是省略了一些小說中的劇情或設定,
    會有一些不足的感覺是難免的( ̄ー ̄)
    至於「哪天我去捷比之類商店的時候會買來看」....
    鞭數十,( -- )/~~~~~~~~~ 
    全省各大書店都有賣,哼哼,給我趕快去買吧!
  • 風之水

  • 今天路過學校中的書店...
    發現在大特價的書本中竟然有第一集的小說~w~
    89元一本咪XD
    明天大概就會買回家了~
    至於鞭打我可以(爆)
    女王請用含電擊效果的特製鞭子....囧
    雖然平常跟別人開玩笑的時候都說菊●怎樣.....(自我規律省去XD)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出現漫畫的說?
    要是有出現漫畫米卡會去負責翻譯嗎?

    最後在說一個事情~
    感覺漫畫的人物畫風跟動畫的比起來好像差了許多~
    是我的錯覺嗎?(笑)
  • 米卡電氣獸

  • To風之水
    廢棄公主已經有漫畫囉~~
    就在長鴻出版社,書名叫「公主流浪記」(別問我為什麼他們叫這個書名^^;)

    至於「漫畫的人物畫風跟動畫的比起來好像差了許多~」
    是你的錯覺!錯覺錯覺錯覺錯覺錯覺錯覺錯覺……
    (努力為即將攜手合作的漫畫出版社辯護的米卡)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