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1   即使心中盈滿悲傷──
 
 

  「已經走到最後關頭了,所以有些事情必須要告訴你。」
  她用溫柔的聲音對少年說道。
  然而,少年聞言卻無言以對。
  他根本不想聽。
  他是如此害怕聽到些什麼。
  只能不停地流著淚……
  不停地顫抖著……
  
    她繼續說道:
  「我覺得好幸福。因為有你在身邊……我的人生……變得好有意義……」
  
  這根本是謊言。
  怎麼可能幸福呢?
  被迫和自己喜歡的人分離,被強奪、被拋棄,最後……
  還要被罵成骯髒下賤的狗。
  一直承受著人們執拗的唾棄。
  然而,她還是一邊消耗自己的壽命,一邊持續守護著少年,她的人生就只是這樣……


  她確實總是笑容滿面……
  在少年的面前,她總是笑得如此地喜悅和溫柔。
  就好像從來就沒有過悲哀傷痛似的,一直保持著笑容。
  即使走到這樣的人生盡頭,她……
  少年用他那被淚水模糊了的眼睛凝視著那瘦骨如柴、躺在床上的母親。
  她對著他微笑……
  少年的心頭只有無限的憾恨。
  他對自己無法多為她盡一份心力,只能在一旁守護著她一事感到生氣……
  然而,她卻溫柔地將如此孱弱的他給抱了過來。
  「沒什麼好怕的,西昂。你已經成長為一個體貼溫柔的孩子了。這樣就夠好了。不管別人怎麼對你惡言惡語……都沒有關係。因為我相信一定會出現很多、很多愛你的人……所以,就算我不在了……你也不會是孤單一個人的。這一點你一定要明白……」
   她繼續這樣說道。
  一直到最後,她仍然不斷地對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不管痛苦如何凌虐她的身體,不管迫在眼前的死神有多可怕。
 
  於是,不久之後,她……
 
  
  母親過世當天。
  一個鑲著華麗裝飾的箱子突然送到少年手中。
  少年打開箱子一看,裡面有一具被泥土玷污了的狗屍體,還有一封用整齊美觀的字寫出來的信。
 
    「一個女人獨自前往那個世界也太讓人不放心了──
不妨就陪著她一起去吧。」
 
  一如往常的惡意挑釁。
  無窮無盡的惡意中傷。
  不過,他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少年面無表情地將那封信給捏碎。
  然後懷著淡然的心情收拾房間,準備三餐,處理好葬禮的大小事情,接著……
 
  他坐到母親還躺著的床上。
  凝視著母親那張仍然帶著微笑,一動也不動的臉龐。
  「媽媽說我很體貼……可是,所謂的體貼是怎麼一回事呢……媽媽所要的體貼……是什麼呢?」
    少年獨自嘟噥著。
  淚水已流乾。
  看似蘊藏著堅強意志的銳利金色眼睛,凝望著床邊的窗戶外頭……
  他繼續自言自語道:
  「也許我沒辦法做到像媽媽所想的那樣。我實在不認為我是體貼的……
可是……
我想改變這個國家。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想改變這個瘋狂的世界。
我不知道這樣做會有多少人得到救贖,然而……
我要試試看。
好讓這裡……
成為一個適合媽媽長眠的世界……」
然後他站了起來,熄掉屋裡的燈之後,走出房間。
「媽媽,辛苦您了。請好好地……休息。」

        他關上門。
  從此再也沒有回頭。




 


 

 

        第一章  欠缺鬥志的逃亡者
 


 
  十幾個士兵們開始一起描繪起魔方陣──
  頓時製造出大量的閃電。
  閃光宛如刻意恫嚇對手一樣,朝著四方放射而出。
  「我就說嘛~~我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待遇?我好睏,好懶得動,我想他們一定是搞錯了吧……?」
  萊納.龍特喃喃地說道。瞬間,一道閃電射到萊納腳下,地面被整個刨挖起來。萊納見狀──
  「唉,真是折磨人啊……」
  萊納嘆了口氣。他有一頭始終沒有好好整理過的黑色頭髮,還有一對面臨如此窘迫的狀況,卻仍然讓人覺得缺少鬥志的黑色眼睛。
  那有點駝的瘦高身軀不知為何,竟然穿著只有被譽最強的洛蘭德帝國魔法騎士團,才能穿著的以白色鎧甲和長袍搭配而成的特殊戰鬥服……然而,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卻只有濃濃睡意和怠惰感……
    萊納說話了。用他那依然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的聲音說:
  「我就說嘛,我還是覺得折磨人不是一件好事。嗯。所以,大家不如一起在這邊睡個覺……」
  剎那間──
  轟隆聲響起!
  萊納的腳邊有幾個地方一口氣被挖出了大洞……
  「唔……玩真的?真的不逃不行嗎?我可是不喜歡跑步的耶。好麻煩……你們不懂嗎?」
  在他滿嘴胡說八道的當兒,威力強大到直接擊中人的時候,可能會讓人整個化為灰燼的閃電不斷地被發射過來……儼然一場暴風雨襲擊一般。
  充滿破壞威力的暴風雨。大量具有破壞力的力量落在萊納的四周。若要舉例形容,閃電宛如雨水般傾盆而下就是最好的形容了……好一副非比尋常的景象。
  可是──
    以慵懶的動作一邊閃開如雨般落下的閃電,一邊頂著惺忪雙眼不停地喃喃自語的萊納,模樣更是讓人覺得不尋常。
  再加上他身邊還有一個人……
  一個宛如沒有注意到有閃電存在,以極自然的動作持續閃避攻擊的美女。
  她有著一頭隨著爆風飛揚、光澤耀人的金色頭髮,配上一對細長的藍色眼睛,還有一張端整得近乎異常的臉孔,和線條優美的華奢身材。身上則裹著看似輕盈的皮製鎧甲,腰間繫著一把長劍。
  她真的是一個美到讓人無法置信的美女。
  只要看她一眼,任何人的目光一定都會被她奪走,甚至發出驚歎聲……
  然而──
  萊納看著這個女人。
  「我說妳……啊……」
  萊納不是驚歎,而是嘆息。
  這個美得異於尋常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的狀況下依然面無表情。她很自然地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包,打開小包,開始吃起放在裡面的丸子。
  然後……
  「……嗯,威尼特丸子店所賣的丸子果然好吃。」
    「現在是講這種話的時候嗎?!妳在幹什麼呀!妳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我們可能會沒命耶!」
  「唔。相較之下,你好像缺少某些緊張感嘛?」
  「妳有資格說這些話嗎!唔……唉……我覺得好累哦。夠了……那我現在先睡一下,妳就把事情處理一下,好讓我睡醒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說罷,萊納在具有毀滅性威力的閃雷雨當中,作勢就要往地上一躺……
  結果,這兩個人好像都跟緊張感這個字眼完全無緣。
  唉,姑且就不說這個了。
  萊納他們目前所在之處,是從洛蘭德帝國前往尼爾法王國的邊境。他們現在正企圖在沒有得到許可的情況下穿越國境……
  就因為這樣,他們遭到國境警備隊的士兵們用魔法攻擊。
  再加上還有一座堅固巨大的門,聳立在萊納他們背後,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他們完全被逼上絕路了。
    士兵隨即將這兩個人團團圍住……
  一個看似是警備隊的隊長,一臉鬍鬚的男子來到最前頭。
  「哈哈!終於逮到你們這些『破戒』了!!竟然還想這樣匆匆忙忙逃走!你們再也逃不掉了!我已經在這邊值勤二十五年了!只要有我這個國境警備高手在,你們是絕對越不了國境的!」
  男人得意地擺出了勝利的姿態,以激動的口吻放言道。
  可是萊納完全不把男子所說的話當一回事,他轉頭對旁邊的美女說:
  「我說菲莉絲啊。自從來到國境,開始遭到他們襲擊之後,我就一~~直有一個疑問……我可以問妳嗎?」
  然而──
  菲莉絲以窺不出一絲絲感情,一如往常的平坦語氣說:
  「不行,我現在正忙著吃丸子。」
  「…………」
  答得真快。
  真是快得讓人覺得爽快……
  萊納聞言,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陣暈眩,隨即他重新整頓好心情。
 
 「我真是搞不懂妳!真是的,妳到底是什麼人啊?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妳要考量到狀況嘛!現在是妳可以說忙著吃丸子或諸如之類的話來搪塞的時候嗎?」
  於是──
  菲莉絲以她那完全映不出感情的冰冷眼睛,定定地看著萊納,宛如要射穿他一樣……
  她說了一句話。
  「所以呢?」
  「咦?…………啊,不是啦……妳、妳以為冷冰冰地說話,我就會怕妳嗎!唔……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所以,妳就回答我的問題嘛!」
  「所以呢?」
  「啊,所以我的意思是,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是,我們不是奉國王之命出國的嗎?」
  「是啊。」
  「那為什麼我們想要穿越國境,卻突然就遭到襲擊……而且還要被稱為『破戒』?如果是奉國王的命令,應該可以憑出國的許可証離開吧?」
  菲莉絲覺得無趣似的點了一下頭說:
    「說的也是。」
  順便說明一下,所謂的「破戒」是指學過洛蘭德帝國的魔法的人在未經國家的許可之下,擅自逃亡或者投奔至國外。而成為『破戒』的人將會被追捕,遭到嚴峻的處分。
  這是為了避免洛蘭德帝國的魔法體系,外流到其他國家所制定的制度。
  如果出示國家的許可証──何況是奉洛蘭德帝國國王的命令出國的話,理說當然能順利出國的……
  理當如此,然而……萊納環視四周。
  殺氣騰騰的士兵們擺出了備戰態勢,將萊納他們給圍了起來……
  氣氛是如此險峻。
情勢是一觸即發……
  萊納見狀問道:
  「那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菲莉絲依然一邊吃著丸子一邊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嘛──」
    「啊……別這個那個的,妳啊……太不負責任了……是妳用劍威脅我,強行把我帶到這裡來的耶!」
  「嗯。那是國王下的命令。像你這種偏好熟女的色情狂,一旦野放到外頭來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所以國王交代我,這次出任務期間,『好好監視他──如果處理不了,就立刻格殺勿論』。」
  「……立刻格殺勿論……我覺得國王不會說得這麼嚴重……話又說回來,為什麼叫我色情狂啦!」
  「臉。」
  「哇……妳、妳別回答得那麼乾脆嘛…………啊,問題不在這裡!!啊,真是受夠了,我可要生氣了哦?!我能跟這種人一起旅行嗎?說起來實在太奇怪了。為什麼我非聽國王的命令不可?隨便拿人家的報告,也沒告知一聲就變成國王,再加上還硬塞給我一個總是面無表情、性格惡劣的夥伴!!我真的生氣了!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家睡覺!就是這麼回事!」
  於是──
  萊納對著圍在他們四周的士兵們放言道,往前走去。
    他完全不理會現場的氣氛……
  士兵們愕然地望著他好一會兒,然後──
  「等一下!!我們是不會被你莫名其妙的話給唬攏過去的!!我們絕對不會讓你逃……」
  然而,此時菲莉絲突然說話了──
  「很好。吃丸子休息時間結束。現在呢──」
  說完,她拔出了腰間的劍。
  然後──
  「啊……」
  之後發生的事情讓現場的士兵們不由自主地驚叫起來……
  菲莉絲以華麗無比的動作將劍一揮,以劍腹的部分直接往萊納的後腦杓揮下去……
  咚!
  「唔?!」
    隨著一個鈍重的聲音響起,萊納癱倒在當場。
  「…………」
    他再也沒有起身的力氣了……
  突如其來的發展使得士兵們不禁露出畏縮的色彩。
  「咦?啊?等等……這是怎麼……」
  可是,菲莉絲完全不予理會,旋一轉身,面對著聳立在她眼前的巨大鐵門。
  然後點了一下頭。
  「嗯。」
  剎那間。
  菲莉絲的身影消失了。
  不,她是以近乎消失般的超快速度一躍而上。
  然後長劍一閃。
  同時間──
  巨大的鐵門從正中央被一砍為二……
  「喂,不會吧……」
  見狀,萊納就著倒趴在地上的姿勢驚愕地叫了出來。
  至於那些士兵們則人人張大了嘴巴,露出驚歎的表情,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那個景象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不要說刀法了,她的動作也因為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們甚至連看都沒能看清楚。
  而且那道堅固的鐵門就像紙張一樣,輕而易舉地就被砍裂。
  好個可怕的怪物啊。
  如果不識相,想對這種怪物出手的話,只怕立刻就會死於非命吧…… 
  「而且性格又惡劣……嗚……我真的非得跟這種傢伙一起旅行……」
  然而,當萊納說到這時,不知道為什麼,菲莉絲竟然一屁股坐到萊納的背上……
  「唔?!」
    這一次,萊納整個人真的趴倒在地上了。
  菲莉絲確認無誤之後,一把抓住昏死過去的萊納的衣領。
  「哪,走了,萊納。」
  就這樣,她拖著萊納的身體,從門口走出去。
  沒有任何一個不知死活的人……
  敢出面阻止她……


 


 
    經歷這些大大小小的過程之後,時空一轉--
    萊納他們進入了洛蘭德帝國的鄰國尼爾法王國的境內。
  萊納蹣跚地走在長長延伸而去的大道上,頂著死了心的表情說:
  「唉,真是的,我明白了啦……我不想死在妳手中,就姑且跟著妳走就是了……那現在呢?我們的目的真的是要去尋找我寫在報告上、那散布在各國的『勇者遺物』嗎?妳真的相信有那種東西?」
  走在一旁的菲莉絲點點頭說:
  「我相不相信無所謂。我只不過是因為被那個霸道的國王抓去了人質,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罷了。」
  「人質……?啊,對哦,離開王宮時,那傢伙好像說過這種話……妳是說,妳妹妹真的被國王抓去當人質了?」
  可是菲莉絲卻搖搖頭。
  「妹妹的生命無所謂。因為她是我妹妹,靠著她自己的力量,好歹也可以保住性命。嚴重的是國王那傢伙竟然說,如果不聽我的命令,我就把威尼特丸子店給毀了……如果吃不到那家店的丸子,我該吃什麼賴以維生呢?」
  「…………」
 
    聽起來好像有點講歪理的味道,可是……
  萊納皺起了眉頭,不過又嫌追問這種事情太麻煩,於是他也只是點點頭說:
  「國王真是個過分的傢伙,而且又強行把這種性格惡劣的夥伴推給我……那種人當上國王,這個國家也快完了……」
  「唔。你說得沒錯。他不但卑劣,而且又跟色情狂為友,這種國王……這種國家會有什麼前途可言啊……」
  「…………」
  此時兩人同時靜默了下來,然後──
  「妳……說的那個色情狂,該不會是說我吧?」
  「你才是,你說的性格惡劣的夥伴不會是指我吧?」
  就這樣,萊納和菲莉絲兩人狠狠地瞪著對方……
 
  幾秒鐘之後。
 
  不知為何,萊納顯得比之前更落寞,全身都是傷,他拖著無力的腳步走著。
    「…………總、總而言之就是那樣嗎?我們去找到散落在各國、可能潛藏有某種過人力量的勇者遺物,將遺物收集起來……」
  「嗯,沒錯。因為這些潛藏有強大力量,什麼勇者遺物的東東是不能落到其他國家手上的。」
  「我覺得啊,那種什麼勇者遺物的東東只會出現在床邊故事當中而已,應該不會有人真的想去找出來,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菲莉絲一聽,露出訝異的表情。
  「嗯?是嗎?可是我聽國王說,那些關於勇者遺物的優秀報告是你寫的?」
  萊納聞言露出苦笑。
  「……優秀的報告……啊……唉,寫是寫了,可是……唉,算了。妳都把國境破壞成那個樣子了,在塵埃落定之前,我們也回不了洛蘭德了……我們就去追尋尼爾法的勇者傳說吧……真是的……事情怎麼會變得這麼麻煩呢。既然如此,現在我們就先前往尼爾法的王都吧?」
  「嗯。那邊有勇者的遺物嗎?」
  「不……那邊是沒有,不過……事實上,我寫的報告是一些只能在洛蘭德收集到的情報而已。所以,關於尼爾法王國的勇者傳說,還是得在尼爾法當地調查清楚,才能找到正確的場所……」
    「哦,那麼就去王都?」
  「嗯,去王立圖書館。」
  「那就走吧。」
  說著,菲莉絲便開始快步往前走。
  萊納對她說道:
  「我說妳啊,能不能走慢一點?我全身都被妳揍遍了,好像有一點受傷了……而且我又好想睡、覺得好懶,加上我一向非常不喜歡走路啦旅行啦,或者做『好,今天就加把勁,一口氣前往下個城鎮!』之類的事情啊?可妳卻……」
  可是,當萊納說到這時,菲莉絲便猛一回頭,手搭上腰間的劍──
  萊納見狀,連忙說道:
  「是!是!我明白。我走、我走就是了……」
  說完,他便邁開腳步往前走。
    「可惡!真是的,妳一定是個鬼!說起來妳啊……竟然把那麼大的一扇門都給砍裂了……妳到底是什麼東東啊?」
  可是菲莉絲不予理會。
  「我可不想聽每次跟敵人對戰時都瞄不準目標,老是刻意減輕損傷程度的你來批評我的劍……你才是什麼東東咧!」
  「唔……連這種事都被妳看穿了?」
  「那還用說?不過下次我一定會一擊就把你給殺了。」
  「別殺我啦!」
    兩人就這樣一邊交換著沒營養的對話,一邊在街道上走著。
  他們前往的目標是尼爾法王國的王都。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