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1 在崩毀中的夢境裡──


  經常夢到當時的夢。
  遙遠的當時。

  夢中──
  「聽到了沒?要握住我的手,絕對不要放開!」
  那個少年這樣大叫……

  當時,少女只是一臉茫然。
  「……」
  死了。
  大家、大家都死了。
  那個地方充滿了死亡。

  爆風、閃電、火燄將大家燒毀、烤焦……
  嘲弄人的大人們。
  猶做困獸之鬥的孩子們。
  不管是哭叫,或者是求饒,無力的人終究被殺了。



  在這一片地獄景象當中,少女只是愕然地流著淚。
  「我……再也受不了……這種……」
  不要了──好痛苦。日復一日,以訓練為名進行的虐殺。
  只有在這一次又一次的虐殺行動中存活的人,才能獲准待在孤兒院裡。
  才會獲准活下去。
  「不要了……我再也不要忍受這種事情了……」
  昨天才講過話的朋友,現在就倒在她眼前,活生生被殺了。
  一個又一個、一個又一個,朋友——不,那些曾經在同一家孤兒院裡的家人們都被殺了。
  他們必須一邊目睹這種慘狀一再發生,一邊死命地逃命。
  為了保住明天可能就會死去的生命,他們不得不繼續逃……
  她已經受夠了。

  「一切都無所謂了。」
  她這樣想。所以她不再採取任何行動了,亦不再思考。
  於是,站在眼前的那些大人看著她嘲笑著道:
  「放棄的人去死吧!」
  大人拔起腰間的劍,高高舉起。
  然而,她依然動也不動。如果不採取行動,她就會死去。她明知如此,卻依然什麼反應都沒有。
  因為……

  因為死去一定比活著要輕鬆幾百倍……

  她心想,一旦死了,就不用再看到朋友死去了。她心想,一旦死了,就不用再渡過因死亡的恐懼而夜不成眠的夜晚了。
  如果死了就可以輕鬆了……
  然而……
  「笨蛋!妳在幹什麼?!」
  「啊?!」
  突然背部被人狠狠地一踢。
  瞬間,她的身體整個飛起來……猛力朝她揮下來的劍遂揮了個空。
  立即她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黑髮少年將訓練官打倒在地上,狠狠地瞪著她。
  「妳搞什麼!妳明明還有不死在這裡的能力啊!」
  少年這樣對她說。她認識那個少年。
  他在洛蘭德三○七號設施當中是很有名的。
  黑頭髮、黑眼睛,結實而輕盈的身材,還有一張端整而俊秀的臉孔。
  萊納.龍特。
  成績優秀,頭腦清晰,具有異樣的高度戰鬥能力和魔法知識,而且更有過人的生存能力。
  他一直是這家孤兒院的模範。大家都說,希望能像他一樣。
  他是很特別的。
  他在這所孤兒院當中也受到很特別的待遇。
  完美的戰鬥機器。
  沒有煩惱。
  沒有恐懼。
  井然有序。
  沒有死亡。
  她想成為他那樣的人。
  如果能讓自己變成即使目睹某個人死去,也可以不為所動的人。
  如果能變得不害怕面對自己的死亡的話……
  如果能輕鬆一點的話……
  可是,他卻看著她說:
  「小心我一腳踹死妳,不用死的傢伙就別死!」
  「……啊?」
  她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他看起來好像在生氣……
  可是,那個萊納.龍特不可能會亂了方寸的。
  是的,她是這樣被告知的。
  所以當她問道──
  「你在說什麼……」
  他更形激動了。
  「什麼說什麼?以妳的成績來看,妳的程度不是會死在這裡的人啊!既然如此,那就活下去!想活下去、不想死卻又不得不死的人那麼多,偏偏妳卻自找死路!太軟弱了!」
  他竟然這樣說……
  淚水莫名地流下來了……
  「……太、太軟弱?可是,我已經不想再看到大家死去……」
  可是,她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因為她看到少年聽到她這樣說時,臉上露出極度、極度悲傷的表情。
  然後呻吟似的小聲地說:
  「…………我也……不想看啊,所以……」
  在他說著這些話的當下,四周仍然不斷地堆砌著死亡。
  人死了。
  人死了。
  萊納凝視著那一幕幕,瞇細了眼睛。
  本來應該沒有任何感情,儼然是一座戰鬥機器的萊納.龍特瞇細了他那對充滿悲傷色彩的眼睛……
  看到他當時的表情,她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他是個普通人。
  他因為同伴死亡而感到悲傷;他因為人死亡而感到難過;他因為自己沒能救到他們而覺得沮喪;他因為只有自己存活下來而痛苦。
  他跟我是一樣的……
  她這樣想。他跟自己是沒什麼兩樣的,感受同樣的痛苦和同樣的悲哀。
  然而,他還是努力地想活下去……
  他懇求蜜兒可,即使只剩下存活下去的力氣,也不要輕易就死。
  否則……他實在無法忍受只有自己存活下來的罪惡感……
  孤兒院裡的指標人物。本來以為如果能像他那樣,所有的煩惱就會煙消雲散,一個眾人矚目的存在。
  可是,那樣的他不見了。
  真正的他好像跟堅強是完全扯不上關係的……

  發現這個事實之後,她感到絕望。
  原來,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沒有煩惱和痛苦的完美存在。
  因為每天過得很辛苦,過得太難熬,所以才一心想變成像他一樣。
  沒想到,他的內心也一樣有滿腹的苦楚……

  「可是……」
  她小聲地嘟噥道。
  萊納立刻睜大了他原先看似悲哀地瞇細的眼睛。然後一回頭,往旁邊錯開一步。
  緊接著,他原先所在之處落下了一道魔法閃電……
  令人難以置信的動作。
  他閃開了閃電術法。而且是用他的眼睛去看,然後及時躲避開來。
  這不是常人所能做得到的事。
  如果有誰能做到這樣,就表示這個人有預知能力……
  要不就是看得到所有的魔法……
  於是,她發現了。
  看到紅色的五芒星浮在他黑色的眼睛當中……
  五芒星……浮起紅色五芒星的特殊眼睛。
  她知道那對眼睛。
  被稱為『複寫眼』的能力。擁有這種眼睛的人被視為禁忌、不祥,而且還被稱為怪物。
  每個人都害怕、討厭那個東西,稱其為怪物。

  萊納透過那個五芒星凝視四周之後,回頭看向她。
  發現了她的視線……
  發現她正窺探著他的眼睛。
  瞬間。
  他宛如刻意要掩蓋什麼似的壓住眼睛。
  「啊……唔……」
  他低聲地呻吟著。
  那是一種感到膽怯的聲音。
  害怕一種未知事物的聲音。
  害怕被排擠的聲音。
  可是……
  她卻對著那對眼睛微笑。
  她已經知道了──他不是完美的,他跟她一樣,有著數不清的苦惱……
  現在不是崇拜一個人的時候,然而……
  他是脆弱的,而且渴求我的幫助。
  她慢慢地把手伸過去。
  於是,他宛如受到驚嚇似的睜大了眼……
  「…………」
  然後,他執起她的手,幫助她起身。
  人死了。
  人仍然接二連三地死了。
  他再度環視那個戰場──說道:
  「聽到了沒?要握住我的手,絕對不要放開!

  從此,她在心中發誓,絕對不放開他的手。
  就算他被別人稱為怪物。
  就算他自身毀壞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第一章  未來的約定


 
  「……啊……我問妳,妳知道有一句話叫『勉強』嗎?」
  「嗯,舉例來說,就是指強行襲擊女人的萊納.龍特那個人的「勉強」嗎?」
  「……為什麼舉這種例子?……啊,算了。那麼,妳懂『冒失』這句話的意思嗎?」
  「最近常聽到冒失的變態色情狂萊納.龍特這個罪犯的名字。」
  「才沒有啦!……啊,算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說完,萊納.龍特好像很慵懶似的嘆了一口氣。
  他們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位於尼爾法王國領地之內的森林,時間是早晨。
  萊納頂著一頭睡亂了,卻又置之不理的黑色頭髮,還有微微駝著、絲毫看不出「幹勁」這個字眼色彩的瘦高身材。
  然而,他身上卻穿著只有洛蘭德帝國的魔法騎士團,才能穿的以白色鎧甲和長袍搭配而成的特殊戰鬥服,只不過連這樣的戰鬥服被他這麼一穿,看起來都像是睡衣……
  而他那千年不變、老是鬆垮無神的黑色眼睛則茫然地望著位於森林前方,從樹叢的縫細之間可以看到的,有如城堡一樣的建築物。
  他望了那座建築物好一會兒之後,回過頭來。
  眼前有一個美女。
  美到讓人難以置信的美女悠然地坐在樹幹的殘株上。
  在樹縫間灑下的陽光當中閃閃發光的金色長髮,綻藍而澄澈細長的眼睛,端整得令人屏息的臉孔,再搭上包裹著皮製鎧甲的曼妙身材,腰際則繫著與其纖瘦華奢的手臂不搭調的劍。
  女子綻放著耀眼光芒的美貌。不過,唯一讓人有點介意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面無表情……
  然而,那也不過是更加強調其冷艷的魅力。
  她不是一般的美女。她的容姿讓人聯想起女神,美麗的女神。她就是擁有那麼一張只要見了她,任何人都會感嘆,幾乎想要對她膜拜起來的神聖美貌……
  然而,萊納凝視著如此美貌的她,卻連氣也不喘一聲,只是帶著一臉愕然的表情說:
  「……我說妳啊,根本沒有認真在聽我說話吧?」
  於是她帶著略微認真的表情凝視著他。
  「嗯?你這樣說倒讓我感到很意外哪。我有點……受傷哦。人家一直都很認真的呀。你為什麼會這樣想……乎蒙庫奴摩摩?」
  「別話說到一半就猛吃丸子!」






  是的。
  美麗的女神菲莉絲.艾利斯現在正忙著吃丸子。
  萊納見狀,嘆了一口更深的氣。
  「真是的,一邊吃丸子一邊說話,哪裡認真了?」
  菲莉絲很乾脆地回答道:
  「嗯,我對丸子認真……」
  「妳很吵耶!」
  萊納頂著已經覺得夠煩的表情大叫,然後說:
  「算了,那妳就一邊吃丸子一邊聽著。哪,那邊那個東西是城堡沒錯吧?」
  「嗯。」
  「我想光看也知道,不過,那邊看起來好像有難以計數的尼爾法王國的士兵們看守著,不會是我的錯覺吧?」
  「嗯。」
  「也就是說,那邊的戒備非常森嚴。而且是由士兵守衛著。唔,聽說那裡面收藏有這個地方流傳的重要文化遺產,所以有這樣的警衛倒也情有可原。看起來好像是舉全國之兵力在守護那個地方一樣。沒錯吧?」
  「嗯嗯。」
  「那我再問妳一次。光我們兩個人闖進那種地方去偷裡面的遺產,妳不覺得是很勉強或是很冒失的行為嗎?我剛才就一直這樣問妳了……妳覺得呢?」
  「…………」
  菲莉絲一副宛如思索著萊納這一席話似的瞇細了眼。她吞下最後一口丸子之後,啜飲了一口茶。然後站起來,說道:
  「今天的丸子還是一樣好吃呢。哪,該走了吧?」
  「啊?!妳把我的話當什麼了?」
  菲莉絲一聽,不知為何,突然露出畏怯的表情。
  「幹麼?我這邊可沒有給你吃的丸子哦?」
  「誰跟妳講丸子啊!」
  萊納瘋狂似的大叫,瞬間,咻!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菲莉絲的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拔了出來,抵在他的脖子上。
  「啊……」
  萊納見狀,不禁呻吟了起來。
  菲莉絲說:
  「沒人問你有什麼想法。那邊可能有我們正在尋找的勇者遺物,所以我們就是要去。你不是寫在報告上了嗎?絕對不能讓那些危險、可能擁有強大威力的勇者遺物落到我們洛蘭德帝國以外的國家手中……」
  菲莉絲說了一大串聽起來很有道理的話來,萊納一聽,半瞇著眼睛,接著說道:
  「妳想說,如果不聽西昂那傢伙無理的命令,在洛蘭德國內妳最喜歡的丸子店就會被毀了,對吧?這些話我已經聽過上百次了。」
  「沒錯。我最重要的丸子店的命運與那個罪大惡極的國王牽扯在一起。如果我沒有守護丸子的和平,那誰來守護呢!」
  菲莉絲激動地說道,萊納一聽,露出更疲憊至極的表情。
  「唉……啊,我不再追究丸子的事情了……可是,妳不認為在沒有任何計畫之下就闖進那種地方,是很危險的事情嗎?」
  然而,菲莉絲聽完之後也只是一邊用靈巧的動作將劍收回腰際,一邊凝視著萊納。
  「嗯,你是當真擔心這件事嗎?」
  她竟然說這種話……
  「咦?妳說什麼?」
  「我是說,你真的認為那種程度的警戒網能擋得住我們嗎?」
  萊納聞言,再度看了城堡一眼,然後交抱著雙臂,沉思了一會兒。
  「…………」
  好一陣子的沉默。
  然後──
  「啊~~不然,我換個說法好了。今天早上起床時,我有很不祥的預感。有時候我們不是會有這種狀況嗎?早上起床之後,覺得──啊,今天不想上學,或者好麻煩哦之類的的感覺,結果就覺得肚子漸漸痛起來了……」
  「所以呢?」
  「嗯……所以,站在我的立場,我覺得今天不是好日子,所以就妳一個人……」
  剎那間。
  菲莉絲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移向腰際,而不知道為何,隨著一聲咚的聲響,萊納整個人趴倒在地上。
  菲莉絲確認了狀況之後,再度將拔出的劍放回劍鞘當中。
  「嗯?萊納,怎麼了?怎麼突然倒下來了呢?」
  「是妳突然打我的頭吧?」
  「哦?肚子痛完又頭痛啦?真是忙碌的人啊。」
  但是萊納並沒有回答,仍然倒在地上壓著頭。
  「哈唔……頭真的很痛耶。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所以妳就自己……」
  菲莉絲立即打斷了他的話:
  「唔,頭真的那麼痛嗎?你放心吧。下一次你就不會覺得痛了。不但不痛,而且會有一種宛如在天空飛翔般的爽快感等著你喲。沒錯,就是那種只有腦袋飛到天空中飛翔的爽快感。」
  「…………妳……會不會下手太重了一點?」
  於是菲莉絲點點頭說:
  「所謂的現實往往就是很嚴苛的。那麼……」
  瞬間,萊納趕緊一躍而起。
  「啊~~等一下!不要嘴巴上說現實,手就摸到腰際去!我知道啦!妳看,我肚子痛突然好了,現在迫不及待、好想要衝進城堡呢,或者應該說還是工作第一……」
  菲莉絲聞言,突然露出溫柔的微笑。不,只有眼睛還是一樣不帶一絲絲感情的色彩,她凝視著萊納。
  「嗯,我知道你很熱心工作。但是沒有必要那樣逞強。你的頭不也在痛嗎?放慢腳步吧。現在我馬上讓你放輕鬆……」
  「我不是叫妳不要拔劍嗎!真是的……唉,是、是,我知道了,那就走吧。」
  萊納說著,嫌麻煩似的一邊搔著頭一邊往前走。
  菲莉絲見狀,再度把劍收了回去。
  「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我說妳啊,能不能表現得溫柔或諸如此類一點?我這陣子每天都為工作忙得團團轉呢。」
  「嗯?可是在我看來,你好像每次都在睡懶覺啊。」
  「那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不是、不是啦。我知道了啦,不要殺我!」
  「嗯?那可傷腦筋了,殺你是我的工作呢。一日一殺萊納是我的標準額度。」
  「…………真羨慕妳這麼自由……」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朝著尼爾法王國重兵守衛著的城堡前進。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傳說的勇者的傳說3:無情的睡眠妨礙》──10月4日全面上市


fflightno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ecare
  • 讀後感想:世界撲滅委員+2 原來第一次暴走是能控制的 一日一殺的護衛好棒
  • 一日一殺的護衛之後似乎會變成暴走.....控制器唷...?(羞)
    不過我對洛蘭德三○七號設施的那名少女,本集莫名覺得萌透啦^^
    其實她是誰大家也都知道了呵

    fflightnovel 於 2008/10/02 14:31 回覆